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想你,因為我們靠近 (7)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Sun Mar 30 13:57:53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然而,有一天,我決定遠遠、遠遠逃離這蔓延的思念,它原來是荊棘嗎?那麼帶刺。


  星期五,黑色星期五,我從補習班走出來,身邊照例圍繞許多班上男生,我喜歡和他們笑鬧,從他們癡迷的眼中能補捉到我魅力的證明,我想那是身為女性內心深處的小小惡作劇。


  楊柏聖來接我下課,他見到我們有說有笑地走在一塊兒,我跑向他,他並沒有給予任何善意的回應,只是嚴肅地、不語地盯著我半天,我傻傻問他怎麼回事。


  「誰都看得出妳在勾引他們,那一套妳從大學時代就在玩了,真沒想到現在一點都沒

進步。」

  「你在生什麼氣啊?」我覺得他的話很沒禮貌,而且和平時的嘲弄不同。

  「我才沒生氣,我只是…」

  楊柏聖猶豫地舔舔唇,尋找適當解釋:

  「我只是不高興,不高興妳和他們…打情罵俏。」


  有那麼幾秒鐘我沒吭聲,因為我想大聲尖叫,撒花轉圈圈,順便放個煙火慶祝也行!

我的直覺不會有錯,身經百戰了,再怎麼拙也知道那傢伙在吃醋,他吃醋了!


  也許是我的竊喜太過明顯,叫你發覺,你的態度立刻轉為尖銳刻薄,極欲和我劃清界線,因此你痛心疾首地說:

  「妳已經不小了,到底想交幾個男朋友?認真找一個,固定下來吧!」


  我真不敢相信,你竟和嬸嬸說出一樣的話,你怎麼可以!誰都可以那麼唸我,就是你

不行!你那麼對我說,豈不代表你根本沒有一丁點的喜歡我?


  我真討厭你!討厭得想當場甩你一巴掌。不過我沒那麼做,理由是補習班外面有一對小情侶,那女孩在大吵後用力摑了男友一記,鋒頭全讓他們給搶了,我沒必要再畫蛇添足。


  「我討厭你。」


  死寂中,我只是低聲說了這一句便掉頭跑走,你一定還錯愕地目送我的背影吧!當然了,說討厭你的我…原本應該狠狠開罵,我卻沒有,我望著你,掉下了眼淚。


  我以為…不管我們吵得天翻地覆、形同水火,我也都不會哭,因為我一定比你更兇。


  過幾天,在沒有和楊柏聖見面的僵局下,我去了日本。雨喬上個月就邀我同行,我沒告訴他,便和雨喬一起到東京自助旅行。


  為了氣你,也氣我自己,我選擇離你遠遠的方式,東京其實不挺遠,但也不是說來就能來的地方,於是就在你快要回加拿大的兩個禮拜當中,我卻飛去別的國家,我大概是天底下最不懂得把握機會的人,也是最笨的,是我的心允許你讓它難過。


  那趟旅行,我和雨喬大玩特玩,不過,我們兩人都沒那麼盡興。雨喬在睡前惺惺忪忪地說,看到那麼多新奇的科技和美麗的風景,她就希望學長也能一起到這裡。我則滿腦子楊柏聖那混蛋,恨死他害我到現在還這麼傷心,卻又悄悄期待他會尋找在台灣失蹤的我。


  原本想要利用分隔兩地讓他思念我,這其實並非明智之舉,因為受害最深的通常是出餿主意的自己,想起他的時刻我最感到寂寞了。


  一個禮拜過去,和雨喬回到台灣,她北上,我南下,後來我一個人拖著行李穿越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經過一片此起彼落的歡呼聲,有人接到了他們重要的人,也有人還心急如焚地等待,我曾一度佇足,搜尋起廣場上零零落落的座位,果然沒找到你。


  當然了,就像這次你從加拿大回來,我也沒讓自己去機場接你,會很怪,我們不是什麼特別關係,你並沒有義務和其他人一樣,著急地在機場等我回來。


  雖然如此,我還是抱著一絲絲的希望,直到回到家,打開窗,這一回你的方向沒有亮光,凌晨一點了,我的情感也不再有照明的燈塔。

 

   *                                  *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