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奶奶的情書  (8)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Thu Aug 14 09:51:28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8月9日,奶奶過世了。


  奶奶走得比醫生預期得還要快,早知道我就別把信唸完。


  奶奶的兒孫齊聚病房,痛哭失聲,沒想到做了再多的心理準備,奶奶的離去還是令我

眼淚直掉,從今而後,就算我再回到這個地方,也只是與甜蜜而酸楚的回憶作伴了。


  病房外的長廊,我緩慢地走,帶著奶奶要我代筆的回信。


  奶奶這輩子沒離開過她成長的村子,奶奶不曾再嫁,她的執著……到頭來是一場心甘

情願的等待嗎?而給她這般堅強力量的就是那封信了,奶奶是個嚴謹的女性,在掙不出

中國傳統的束縛下,奶奶用一種安靜漫長的方式反抗,矜持多年,她終究只讓最親的我

知道,等我認識的字夠多了,一共花了八年的時光把那封信讀完。


  對奶奶而言到底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我想,我的年紀還沒大到足以明白的時候。


  搭著電梯下樓,來到醫院大樓外的廣場,早晨起了一場大霧,到現在外面都還白清清

的,走近,才看到高至平在那裡,雙手插在褲袋,無聊地踢起水泥地的小石頭。


  「你在幹嘛?」


  我先開口,他聽見時有些詫異,好像我會好端端地出現是件奇怪的事。


  「我在等我媽。」他又詭異地瞥我一眼:「妳倒是最早出來的。」

  「裡面的空氣不好。」


  不好的不只有空氣,還有我的心情。


  我反問他,挑釁的意味:「你呢?你為什麼都不進去?」

  「因為妳們會哭得淅瀝嘩啦。」他倒很老實,也很討厭:「難看死了。」

  「你說什麼?」

  我想起那天自己就在他面前號啕大哭,不禁惱羞成怒:

  「你這個人才冷血咧!哼!不對,我說你一定偷偷躲在這裡擦眼淚。」

  「我在等我媽啦!國語妳聽不懂喔?」

  「台灣國語是聽不懂啦!」

  「聽不懂就不要聽,懶得說!」他居然兇起來。

  「你以為我愛聽呀?土星上的包子和地球人本來就有代溝,土包子!」


  我也不客氣地反擊回去,而且罵的是比他過份,我承認,不過今天情緒真的壞透了。


  我一罵完,對著天空呼出一口怨氣,他也不再作聲,繼續踢著石頭,把其中一顆踢得

老遠,撞上那邊圍牆,「啪」一聲,我因此側目瞄瞄滾到車輪下的石子,再瞄瞄一旁的

高至平,忽然發現他向來不愛穿鞋的腳竟然套著一雙愛迪達球鞋,不只這樣,他還穿上

水藍色的襯衫和牛仔褲,襯衫鈕釦扣到頸上第二顆,乍看之下竟還有點(只是一點點)

…帥氣,這傢伙…何時這麼人模人樣啦?


  逮到機會正想出言譏諷,卻在同時恍然大悟,高至平他…他是刻意穿著整齊來跟奶奶

送別的吧!


  如果要說高至平和奶奶的感情比我好,我也不能否認。今天,他一定也很傷心。


  「啊!」


  才回神,我掉了手上對摺的紙條,剛好飛到他腳邊,他彎身撿起,走到我面前,我困

窘地將之接過來,第一次聽到他柔柔細語,感覺很舒服:

  「妳奶奶…過世,我不應該跟妳吵架,對不起。」


  我可以想像得到高至平鼓起多大勇氣向我道歉,而且也驚訝他會這麼做,他見我不答

腔,便再說下去:

  「剛剛我一個人在這裡,本來…本來已經想好一堆叫妳不要難過的話,不過……」


  高至平的話還是沒講完,我懂,卻也笨笨地沉默著,氣溫不太高的早晨我和他面對面

僵持好久,這是我們頭一次相處這麼久而沒有吵架的記錄,我還學會了莫名的緊張。


  「哪!還妳。」


  他交出一直提在手上的紙袋,我打開一探究竟,有十幾個舊舊的緞帶花在裡面。


  「這是我的東西嗎?」我完全沒印象。

  「那是…就是…」

  他變得心虛起來:

  「以前從妳辮子上搶走的東西,我沒丟,妳不記得了?」


  我羞澀地抿抿唇,垂著眼注視手中奶奶的回信,依稀,那天她的話語猶在耳畔,暖和

的音色,平仔是好孩子………


  「放暑假之前,妳奶奶就說過,這是妳留在這裡的最後一年,妳奶奶還說…她很捨不

得。」


  我的鼻子狠狠一酸,我也很捨不得奶奶。


  「喂…我問你喔!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考上台大?」

  我問,高至平迅速抬頭:「妳怎麼知道?」

  「你媽說的。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

  他為難地搔搔後腦勺,最後逼不得已:「妳要是知道我會去台北念書,一定不高興。」


  高至平沒看我,但是我牢牢望著他,他熟悉的側臉在散開的白霧下清晰而堅定,我霍

然深深慶幸,慶幸自己出生在自由的年代,而自由給予勇氣義無反顧的力量。


  我想,讀完那封信的奶奶決定回信,大概是她這一生做過最勇敢的事了。


  我從小背包拿出史努比的便條紙和原子筆,在一輛車的引擎蓋上寫下地址和電話號碼,

給他,他當下一頭霧水。


  「那是我家和我學校公寓的地址,我爸媽你都熟,可以寫信給我,還有,手機我也留

了,反正將來我們住得近,打電話會比較方便。」


  就在8月9日的那一天,高至平很疼惜地笑了,那笑容意外的好看。


  「那麼,我打電話給珮珮。」


  他個性不會囉嗦,所以只是簡單承諾,於是我又發現第二個從未注意到的新大陸,原

以為奶奶是唯一會喊我「珮珮」的人,奶奶走了,還有一個高至平。

 


    *                               *                                   *
--------------------------------------------------------------------------------
      對奶奶而言到底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我想,我的年紀還沒大到足以明白的時候。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