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這是我的答案(42)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Tue Dec 7 17:43:35 1999)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smallcatBBS

看樣子台北市的電力還沒有恢復
紅綠燈持續罷工當中
各個路口都有交警在指揮著交通
而且隨時能夠聽得到救護車的聲音


載著筱柔回到她的住處
這是我第三次來
卻是第一次看到她的房間長得什麼樣子


女孩子的房間我想再怎麼形容一定都是"整齊清潔"幾個字
當然筱柔的房間也不例外
不過當我看到地上那一堆碎玻璃
還有床上那些碎的比較大的
我就覺得有點難過


"一書...你在發什麼呆啊..?"


她在我面前晃兩下


[沒!沒有!妳這裡挺不錯的!]


"但是房租貴啊!"


[一個月多少?]


"9000塊..!"


我聽了差點沒跌倒


[9000??那麼貴?]


"不過我只出一半啦!另一半是....是他幫我出的...."


她突然壓低了語氣
他?
喔!那個他喔?!


[喔!ㄜ...我幫妳把被子上的玻璃弄乾淨,妳去洗澡吧!]


我刻意不讓她再想起他....


"不用了!我自己用就可以了..!"


[沒關係!沒關係!妳快去洗澡吧!]


我撿拾著被子上的碎玻璃


[小心別把傷口弄溼了!]


我慢慢把被子收起
然後拿到外面抖一抖
一再確定這被子已經沒有玻璃之後
我才拿進筱柔的房間


[筱柔,妳這裡有沒有掃把?我把玻璃掃一掃..]


我在四周環視著


[還有畚斗喔...]


這時我發覺有雙眼睛正仔細的看著我


[筱柔...妳怎麼了....]


我停止了手邊的動作


就是筱柔
她一動也不動的站在離我約兩公尺的距離
兩隻手放在腿前
眼睛裡閃爍著迷人的光


她一語不發
慢慢走向我
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那眼神就像早上那時候一樣


我們就這樣呆了半恦....
不!應該是我就這樣呆了半恦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她
氣氛變得怪怪的
但不是尷尬
而是在迷濛中散著一絲絲的溫柔


"掃把...在浴室裡...."


她指著浴室說


她終於說話了
輕輕道出的兩句話
劃破了空氣中的寧靜


[喔!喔...]


我一下子還回不過神來
趕緊把視線從她眼中移開
往浴室走去
然後拿出掃把畚斗開始掃地


碎玻璃接觸的聲音在耳際間遊動著
斯斯的掃地聲
還有移動椅子的聲音
取代了我跟她之間的對話


我們沒有再說一句話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就坐在床邊看著我掃地
我則連看她一眼的勇氣也沒有


這不是我希望的嗎?
這不就是我說過的證明嗎?
剛剛她眼神裡透露出的訊息是感動嗎?
還是迷惘?
還是她天生就擁有的那副會勾人魂魄的眼神?


我又犯了老毛病了
明明告訴過自己不再猜測她的心思
偏偏都在這樣的情況下悔了自己與自己的約定


我是在證明
而且我很用心在證明
這一切只是為了讓她對我有感覺而已....


但我想要的是什麼感覺?
我從來沒問過自己
但我可以肯定的
絕對不是現在這樣的感覺


"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麗"
我得對這句話產生質疑
若我跟她之間已經走到了曖昧不明的地步
為什麼我一點都感覺不到美麗?


玻璃一下子就掃完了
刻意在把畚斗裡的東西倒到垃圾桶裡去時
順便把垃圾袋給紮起來
我沒辦法讓這種靜的恐怖的氣氛繼續下去


[筱柔!這要丟哪裡?]


我轉頭笑著問她


"晚上垃圾車經過時再丟...."


她一樣坐在床上
視線似乎從剛剛到現在沒有離開過我身上


[喔!那我先拿到樓下去好了!妳快去洗澡ㄚ!等等還要去換藥ㄋㄟ!]


我一樣笑著說
提著垃圾往門口走去


"一書...!"


剛走到門口
她叫住我


"我問你....."


我回頭看她
臉上再也擠不出任何笑容
因為她的表情及眼神
是我從未見過的認真


"這就是你說的....證明嗎..?"


 
-待續-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201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