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這是我的答案(24)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Mon Nov 29 22:04:57 1999)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smallcatBBS

說那是一封信
我想並不盡然
因為我沒有看過信會長那樣的
那是一封紅色的信
長方形的
還不是普通的長喔....


"好了!走吧!"


[好..]


我們直走汀州路
到了汀州路與南海路交叉口的那家永和豆漿


「嗨!一書ㄚ!你好幾天沒來囉!」


那是一個姐姐
在這家永和豆漿工作
因為我常來這吃豬排饅頭的關係
吃久了也就認識了


[對ㄚ!明天就要開學了,以後要來的機會更少了,所以趁今天趕快來吃一下..]


「ㄚ那是你女朋友喔?喔~~時針分針站一塊兒喔...」


[什麼意思?]


「正點ㄚ!沒想到你這一"款"的還這麼有兩下子ㄋㄟ...」


[姐姐...妳誤會了啦!她不是我女朋友啦!]


我這一"款"的?
我的條件很差嗎?
說得好像我是癩蛤蟆一樣.....


「你們每個都嘛這樣講,有沒有自己心裡知道啦~~」


[姐姐!妳真的誤會了!她只是我的朋友!]


筱柔就站在我旁邊
姐姐還一直在那邊虧我
講得我是不知道該臉紅還是該暗爽?
看筱柔的表情似乎沒什麼異樣
那我是該高興還是該擔心?


叫了兩個豬排饅頭後
我們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筱柔拿出那封信對著我說: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妳問ㄚ..]


"你們男人會不會只用心喜歡一個女人?"


[呃...為什麼...問這...]


"你不是念心理嗎?跟我說說你們男人的心理...."


頓時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因為她問的問題非常嚴重
萬一回答的不好那我對不起全世界的男人
包括我爸爸跟我自己.....


那如果不回答又怕她對男人產生誤會
這當然也包括我爸爸跟我自己.....


你一定會問:如果回答的好呢?
OH~~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如果我回答:


"會!我們男人一定只對一個女人鞠躬盡瘁!"


那我等於是睜眼說瞎話
因為已經有太多太多吐我嘈的例子.....


那如果我回答:


"嗯....這很難....男人嘛!心就像細胞一樣,會自動分裂的...."


那我等於是拿我的生命開玩笑
也拿我跟筱柔的未來開玩笑.....


[筱柔,心理學解釋不出這個道理的...]


"我可以信任你嗎?"


筱柔很認真的對我說
眼眶裡有淚水在游走著....


"告訴我...我可以信任你嗎?"


[無庸置疑...]


她遞出那封信給我
那封紅色的信


或者應該說
那封紅色的喜帖
因為那上面
有著一家飯店的名字
是燙金字的......


"我男朋友要結婚了...."


[ㄚ...]


"今天早上,他call我,要我去找他..."


[嗯....]


"然後..他拿了這張帖子給我..."


看著那張喜帖
上面的喜宴日期是一個月後
印在新郎旁邊的那個名字
不是徐筱柔.....


筱柔開始把她跟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訴我
聽得我是難過得要命....


[妳之前都不知道嗎?]


"知道....但我以為我控制得住....沒想到...我被自己的自信給打敗了...."


我想我已經可以全盤了解這是什麼情況了...
原來那個失約的王八蛋已經要結婚了
而且對象不是筱柔
他在跟筱柔在一起之前
就已經有個女朋友了
只是這個女朋友一直不在台北
他就找筱柔來填補他內心的空虛.....


我想筱柔一定很愛他
因為那張喜帖的信封上
到處是一圈一圈的淚跡....


我不知道現在我該高興還是該陪著筱柔一起難過?
那王八蛋要結婚了表示我有了絕對的機會
但筱柔對他的用心從這些淚水上表露無遺
那些淚水流在她臉上
卻也在像流在我心裡一樣
燙燙的
有痛的感覺.....


[筱柔,妳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吃完這再說好嗎?]


我把豬排饅頭拿給她


"不...我吃不下了...."


[不好吧!至少也咬幾口,吃不完就算了....]


"不了...我真的不吃..."


這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只能呆呆的坐在這
看著筱柔的淚一顆一顆的掉
也看著別座的客人飄過來怪異的眼光....


[姐姐,把它包起來....]


我拿著豬排饅頭遞給姐姐....


「ㄚ你們是吵架喔?不要讓女孩子哭成這樣啦!」


我沒有應姐姐
只是對她苦笑了一下
因為我心裡面
滿滿的都是苦的味道......


拿著已經包好的豬排饅頭
付了錢
載著筱柔
慢慢的回到她的住處....


一路上筱柔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安全帽也沒戴
她只是把額頭頂在我背上
從背上我感覺到她灰色的心緒
漸漸的穿過我的身體進入我心口裡....


途中經過一個垃圾桶
筱柔叫我停車
然後她下車把那張喜帖丟掉
在丟掉喜帖之前
她在那垃圾桶前站了好一下子.....


她住在汀州路
就在戲院附近
一家郵局的樓上
離剛剛我們相約的"大呼小叫"很近
我到現在才知道
她一個人住
一個人到台北來工作準備補習考試
她的家人都在台南


"一書,謝謝你..."


[不客氣!希望妳能快樂點...]


"剛剛問你的問題你還沒有給我答案..."


[什麼問題?]


"你們男人,會不會只用心喜歡一個女人?"


[我說過,那不是心理學的知識範圍裡面可以回答的!]


"如果不以心理學來回答呢?"


[那我會跟妳說,會只用心喜歡一個女人的男人還是佔著絕大多數!]


"那你呢?你是不是那絕大多數裡的其中一個?"


[我想這不能用回答的!]


"為什麼?"


[因為這需要證明...]

 


 
-待續-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