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elena.bbs@bbs.cs.nccu.edu.tw (晴菜),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想你,因為我們靠近 (5)
發信站: 政大資科貓空行館 (Sun Mar 30 10:01:04 2003)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smallcatBBS

  「妳溜直排輪的背影很像雨喬呢!」


  第一次帶楊柏聖去「諾貝爾」的路上,他忽然在後頭冒出這一句話。


  我回身,皺起眉,瞇起眼,看他掛著輕鬆微笑的臉,他繼續說:

  「記得雨喬也是一頭好長的頭髮,溜起直排輪的時候就會飛個不停。」


  我不置可否,第二天便去髮廊剪去那頭長髮,和我很熟的設計師反倒替我不捨。


  「真的要剪?為什麼?花了兩年才留得這麼長的,而且,你上個月不是才作離子燙嗎?確定要剪?」


  要剪要剪,我可不要當任何人的替身或影子,更不要楊柏聖還對雨喬癡心妄想。


  後來楊柏聖見我變成一頭輕飄短髮,髮絲太直太整齊,倒有幾分學生模樣,忍不住取笑:

  「為什麼突然剪掉?剪頭髮是失戀的人會做的事,妳是嗎?」


  我才不是失戀,我要防止失戀,楊柏聖那癡情漢才該把頭髮剃個精光。

 


  他閒來無事就到書店幫我,久而久之便也習慣了,嬸嬸更是高興,平白無故有人願意免費工作,直誇我這回獨具慧眼,帶來這麼有為的青年。


  有一回他停下來休息,背著我坐在地上不知在幹什麼,我走上去,見他剛用廢紙摺好一架紙飛機,將它有意無意地放在手上把玩。


  「去了加拿大沒多久,我天天都想著要回來,可是哪那麼容易?我只好替自己摺紙飛機,摺滿幾隻也許真的會有飛機載我回台灣。」


  他說完,困惑而憂傷地看看我,問我是不是覺得他很幼稚,我沒對他留情。


  「蠢斃了。」我那麼回他,楊柏聖反倒開朗地笑了。


  每次有貨到,我便一一將書本從紙箱裡拿出來,遞給站在書櫃前的楊柏聖,他再一一安插到書架上。


  我拿書,他接下,我再拿,他又接下。不知不覺,我們之間多了一種美好的協調與平衡,在靜謐的空氣中擺晃,偶爾,他彷彿也體會到這感受,會稍稍停下手,朝我無意義地笑一笑。


  「妳嬸嬸剛剛找我講話,她以為我和妳偷偷在交往。」


  一次閒聊中,他說,我裝作這根本沒啥大驚小怪,用不冷不熱的語氣反問:

  「她幹嘛這麼認為?」

  「我也不知道,大概我們一起工作的感覺不錯吧!」


  那個時候,你遞出的手太快,無意間碰上我伸出的指尖,我當下愣愣,不敢看你,因為我肯定是滿臉不知所措的倉惶,但,那麼不巧,這個角度,這角度讓我正好可以清楚照見你同樣驚慌的眼眸。


  當時你的感覺和我一樣嗎?那焚燒的電流,正是悸動。
 

   *                                 *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5.214.146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