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本寫生簿,黑色的封面,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唯一讓我比較感好奇的,是中間那行字,一行用金色所勾出來的英文字... 

Run to love ‧ Run to you


秋天,一個適合做夢的好季節,如果不是,
那又怎麼會有春秋大夢,這個詞兒的誕生呢?
暫且放下這個問題,有空再研究,因為左前方有一位美女要走過來了
她慢慢的走向我這裡,手中捧了個黑色的盒子。

唔!這不是我的鬧鐘嗎?怎麼會在她手上?
她走到我面前,然後一句話都不吭的把鬧鐘遞給了我...
我看了看鬧鐘,上面的LED顯示著......7:29

接著過了兩秒鐘左右,時間變成7:30,然而我手上的黑盒子
喔!不!是鬧鐘,就開始嘟嘟嘟的叫著,我拍下Stop鍵,竟然還是不停的繼續叫
於是我再次用力的拍打著,但是好像沒什麼用,嘟~嘟~嘟...
我抬起頭來,卻發現剛剛那位美女不見了!接著我生氣的把鬧鐘用力丟到馬路上...。

『吭啷!!』

對!鬧鐘碎了,而我也醒了...

一道道刺眼的光芒從窗外射進我的眼睛,我努力的睜開雙眼...
『嘟~嘟~嘟~』惱人的鬧鐘還是一樣叫著。
我拍下床頭上鬧鐘的Stop鍵。
這真是個怪夢,怪到連夢都有自動定時裝置,我開始佩服自己的大腦
佩服它竟然能分毫不差的叫醒我,讓我連賴床的機會都沒有了
可能昨晚太累才會做這種怪夢吧!
嗯,待會到公司再去說給同事們聽吧。

我從衣櫃內拿出黑色西裝褲和淡藍色條紋襯衫,穿好之後,我照了照鏡子
總覺得缺少某樣東西,而我自己知道缺少的就是領帶
偏偏衣櫃內有好幾條領帶,卻一條也用不上,

因為公司說:『你又不用出去談case,打什麼領帶。』
所以...,或許別人覺得打領帶很痛苦,但我卻不這麼覺得,正式一點看起來會不好嗎?
唉...我可能比較怪吧...

捷運,這是我生存的交通工具,其實,我坐不慣公車和遊覽車
每坐必吐是我可怕的經驗,與其說是坐不慣,還倒不如說是三度見車而無法入座
因為公車和遊覽車上的窗子都是緊閉著的,二氧化碳吸多了,再加上車子的搖晃,我會不反胃才怪,所以自從有了捷運之後,對我來說,簡直是高興極了,嗯?難道這又是我奇怪的地方了嗎?或許吧...
『啾~啾~~』車門開始發出警示的聲音。

我像是習慣的走進了第三車廂,平時的老位子今天卻被人坐走
算了!反正也沒有空位,只好用站的了。

咦?她不是那個女生嗎?好巧喔,又碰到她了,可惜我不認識...

她呢?我只有見過幾次,但印象卻蠻深的
一席長至腰部的秀髮,那烏溜溜的長髮很直,真的很直
就好像瀑布一樣,非常漂亮,不僅如此,她的長像絲毫一點也不遜色
瓜子臉、雙眼皮、兩顆又大又水的眼睛,最讓我羨慕的是她的眼睫毛
很長,真的很長,長到我想要拿牙籤放在上面,看看能放幾根
總而言之,她真的很漂亮就是了,漂亮到我遇見她時,都會偷瞄她幾眼的那種美人。

剛好,我就站在她對面,而她是坐在椅子上一如往常的拿著一本大大的簿子
然後右手拿著粉紅鉛筆,就是以前上課畫重點的那種,她總是頭低低的不知道在寫些什麼
只見她一直寫、一直寫,偶而會抬起頭來,但是,不知道能不能算巧合
當她每次抬起頭來時,我剛好也在偷看她,就這樣兩眼相交不數十次以上
但我每次一被發現時,總是會轉移視線,然後過些時候再偷瞄她。

她總是會在我下車的前一站下車,就因為這樣,我才能看到她那席烏黑的長髮
我發誓,車廂內少說有一半以上的男人也都會跟我一樣的看著她的背影
直到她離開車廂,車門關上後,大家才把視線移回到原來的地方。

三個月後......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是聖誕節的前一天,也就是平安夜
老闆不知道怎麼了,竟然放員工假一天,可能他也要和女朋友出去玩吧
但是,因為我卻把設計圖遺忘在公司,我呆嗎?我承認這一點

但...我更相信天意......

那天...我一如往常的7:30就爬了起來,梳裝整理完畢之後
我帶著公司大門的鑰匙,前往公司,去做彌補自己過度愚蠢的事~
拿設計圖.......

8:15分,我搭上那班前往台北車站的捷運,我還是老樣子的選擇第三車廂,然後走了進去...
咦?今天怎麼那麼多空位?難道每個老闆都大發菩薩心腸,放員工假一天嗎?
可能吧...,就當我坐到位子上想著這個問題時,我又看到她了.......

然而,又是坐在我對面,好像串通過似的
而且,她...今天穿得好漂亮,一身粉紅色的長裙
喜歡看女生穿長裙,這又是我另一個怪癖;
她還是跟平常一樣的帶著那本黑色大大的簿子,只不過今天右手並沒有拿著筆
她就這樣靜靜的一直盯著坐在對面的我,我顯得越來越不自在
沒想到女人的復仇心那麼大,把我以前偷瞄她的次數累積到一定的程度,然後再一次看個夠...。

呃...我這一生最害怕的事終於降臨了,只要一被女生盯上
我就會開始渾身不自在,然後不知所措,最後臉頰會汎紅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些反應,其實,也不能說是害怕
我想,只能說我容易緊張吧,但...我就是沒辦法改變...


算了!來訓練膽量好了,反看回去,而...我做得到嗎?
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我每看不到一秒,頭又不自覺的低了下來
唉...好丟臉喔,真巴不得馬上跳下車,她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看呢?

我臉上難道沾上什麼東西了嗎?『圓山,圓山站到了............』車內的廣播解救了我。
對!這一站是她下車的站名,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而她......竟然......起身............走到我面前了!?
『這個......送給你......』她說完話後便轉身離開車廂。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感覺好柔好柔,然而,這...不是她平常帶著的簿子嗎?為什麼要送我呢?
我一直想著這個問題......為什麼??
那是一本寫生簿,黑色的封面,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唯一讓我比較感好奇的,是中間那行字,一行用金色所勾出來的英文字... 

Run to love ‧ Run to you
我慢慢的將書邊打了蝴蝶結的絲帶解開......
然後慢慢的將封面翻開來......

當我看到裡面的東西時,我簡直不敢相信,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天啊...這裡面每一頁所畫的人...竟...竟然都是我,只不過每一頁的我 ......不是只有畫右半邊的臉,就是只有畫左半邊......直到我看到最後一頁的那幾行字,才確定...
原來...我不是在做夢......
『你的面孔是我忘卻不去的記憶,每次看見你,我會畫下一個你,一個屬於你的表情,一張屬於我的素描,六十張素描畫在這個世界上能換到什麼?是一堆遺憾嗎?還是一堆問號?
我...可以跟你做個朋友嗎?我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你能告訴我嗎?如果不行...那這畫冊就當是聖誕禮物吧,如果可以,那我將會在美術館前等你。
Ps.:20分鐘不知道能不能換到答案呢? 』

呃...看完之後,我真的呆住了,那句話...不是我想說的話嗎?而她...怎麼......!?
啊!糟糕,坐過頭了,過了兩站...我看了看手錶, 20分鐘...
唔...剛剛她下車是......扣掉之後...等於......「完了!只剩下10分鐘左右...」
我喃喃自語著。

如果不用跑的,可能會來不及,於是我在車子停下之後,跑到另外一邊的月台
改搭往淡水方向的捷運...糟了...剩下5分鐘...Shit...我竟然忘了我是穿皮鞋
早知道就穿球鞋來了。車門打開後...

剛好還有3分鐘,我不管形象的衝出捷運站,直奔圓山美術館......
呼~呼~~呼~
終於到了,還好紅綠燈幫忙,否則真的就趕不上了...
而她,就背對著我,站在廣場的中央看著室外藝術品...
我喘了幾口氣之後,走到她身後......

「小姐...二十分鐘...不夠啦...」我說。
她回過頭來看了看我,然後捂著嘴巴竊笑著...。
『那...你要多少時間呢?』她笑著說。
「我......不要時間。」
『那你要什麼?』她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跟妳一樣,只要答案...。」我說。
『答案?什麼答案?』她還是那個表情。
我將手上的素描本翻開來..
「為什麼妳都只有把我畫一半?那我的另外一半呢?」
我指著每一張素描對她問著......

只見她嘴角輕輕的揚起,微笑的對我說:『你的另一半不就站在你面前嗎?』
過了一會兒,她用手指了指美術館的大門......
『有空嗎?能陪我逛逛美術館嗎?』她問道。
於是,我也回給她一個笑容,然後牽起她的右手......
「當然可以~我們走吧^_^」我牽著她跑向美術館的門口去......



後序~

然而,一個月後,我和她很快就變成一對戀人,就跟捷運一樣快
直到我們正式交往的那天晚上,她才在星空下告訴我答案。

原來...把單數頁對折過去之後,就是一個完整的我了,
她說一共可以拼出30張我的素描,意思就是............


『 想 你 』



(註:3 和 0 的偕音就是想你)
『我...可以跟你做個朋友嗎?當然可以,因為我的另一半,還藏在妳那支粉紅色的鉛筆中,等著妳畫完後,告訴我~全部的愛...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