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23)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Mon May 2 02:25:11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小芊來找我的那天,雨大得有點誇張,感覺好像再這麼下個幾小時,高雄就會被沖

 離台灣本島。我搭著計程車到機場去接她,但飛機因為大雨而誤點,原來台北也因

 為雷陣雨的關係而關閉了一個多小時,因此我在機場等了一個多小時,喝了兩瓶可

 樂。



 突然接到她的電話是在前一天晚上,那時我正在公司裡跟那些美國來的設計圖玩「

 腦力相撲」,所謂的「腦力相撲」其實就是指在理解某樣東西的過程,但陳耀國就

 是喜歡把某些簡單的事情用一個看起來很專業,其實內容空洞又顯得白癡的名詞來

 稱呼它,這讓他覺得自己很厲害,是個頂尖的管理階層人員。


 是啦,「腦力相撲」就是陳耀國講出來的啦。你們不會忘了陳耀國是誰吧?他就是

 那個白癡到不行的課長,腦袋裡面裝大便的那個。


 設計圖才看到一半,我的手機就響了,來電沒有顯示號碼,我好奇的接了起來,電

 話那頭傳來一個虛弱女子的聲音。


 『我好想你....』那女子說。

 什麼?妳說什麼?


 『我說,我好想你....』

 小姐,請問妳是哪位?


 『你想我嗎...?』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又回問我一個問題。

 呃....小姐,我不知道妳是哪位,又怎麼會想妳呢?


 『你果然是一個誰都不會想念的人....』

 小姐,請妳報上姓名好嗎?我現在正在工作,沒有時間跟妳聊天,如果妳不說妳是哪

 位,我就要掛電話了喔。我語帶威脅的說。


 『你不會掛我電話的,我有信心你不會掛我電話的.....』

 哦?是嗎?那我能否請問,妳有沒有打錯電話呢?


 『我可能會打錯任何人的電話....但我不會打錯你的電話....』

 好,OK,那請妳告訴我妳是哪位好嗎?


 『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有沒有想過我?』

 我....



 我本來想說的是「我去你媽的!」,但因為我沒辦法對女孩子罵這種不太好聽的話

 ,所以我快速的掛了電話,而「去你媽的」四個字在掛掉電話之後才說出來。像這

 種沒有顯示號碼的電話,打來了又不告訴你他是誰的,大多都是詐騙集團打來的,

 他們會引你說出一個名字,例如小明,然後他就會說「對,我就是小明。」,然後

 就會慢慢的把話題轉移到他的困難,或是說他現在在醫院,需要一筆錢開刀什麼的

 ,然後要你去提款機匯錢給他。


 「我去你媽的!」、「幹!最好是他媽的騙得到我啦!」、「所有詐騙集團最好通

 通都去讓車子給活活撞死,或是讓人抓到活活打死,或是丟到海裡讓鯊魚活活咬死

 ,啊!不不不!讓鯊魚咬的話最好不要咬死,最好是留下上半身讓他活著,讓他的

 大腸小腸胃臟肝臟都露在外面,..........」



 上面那一串是我在掛掉電話之後罵的,對不起,我壓抑不了這種憤恨的脾氣。而且

 這對一個晚上十點半還在公司加班,甚至連晚餐都還沒吃的上班族來說真是一種污

 辱。


 小芊打來第二通電話的時候,我剛好罵到「把詐騙集團都丟到動物園裡讓獅子老虎

 咬死,而且要從頭部開始咬,讓他們的腦漿都噴出來」這邊,我腦袋裡充滿著腦漿

 四溢的畫面,還有詐騙集團被咬的慘痛表情,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強烈快感。


 『尼爾!你還真的掛我的電話!』

 小芊的聲音從電話那一頭傳來,我嚇了好大一跳,因為我腦袋裡那個腦漿四溢的慘

 痛表情突然換上了小芊的臉。


 啊啊啊!我的天啊,小芊,妳的頭沒事吧!我下意識的對著電話叫著。


 『什麼我的頭沒事吧?你說什麼呀?』

 啊啊啊!沒什麼!沒什麼!我深呼吸了幾口氣,心跳漸漸的平復中。


 『你居然掛我的電話!尼爾。』

 我不知道那是妳啊,誰叫妳不顯示來電號碼,我以為是詐騙集團打來的啊。而且妳

 剛剛還故意裝出那種虛弱的女鬼聲,我哪認得出是妳啊。


 『詐騙集團裡有女孩子的聲音像我這麼好聽的嗎?』

 拜託,我又沒聽過詐騙集團裡女孩子的聲音,我怎麼知道好不好聽?


 『那,你覺得我的聲音好聽嗎?』

 拜託,我們都已經認識十年了,妳怎麼不在十年前問我妳的聲音好不好聽啊?妳現

 在問我,要我怎麼回答?


 『很難回答嗎?』

 是很難啊!因為這聲音我已經聽了十年啦!那不我現在問妳,妳覺得我的聲音好聽

 嗎?


 『好聽啊。』

 啊?什麼?


 『我-說,你-的-聲-音-一-直-都-很-好-聽。』她說,而且是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

 說。




 其實我一直都不知道我的聲音是屬於好聽的那一型,這是第一次有女孩子說我的聲

 音好聽。其實,被這樣讚美我是高興的,唯一覺得奇怪的是,這讚美出自小芊的口

 中,我覺得有些不太自然。我說不太自然並不代表她說的不夠誠懇,而是在我跟她

 的關係裡出現這樣的讚美,是一種不太自然的事情。



 她說她想到高雄來找我,我說好。她說她想到高雄好玩的地方玩,我說好,她說她

 明天下午就會到,我說啥?不會吧!她說這事由不得我,我只能說好。



 「我記得我告誡過你的,尼爾,喝太多可樂是傷身的。」她說。

 我轉身的時候,她已經站在我身後,我沒注意到她的穿著之前,倒是先注意到她的

 臉和頭髮。她的臉消瘦到了一種讓人看了會心疼的地步,她的口紅襯出了她的臉有

 多麼蒼白。她的頭髮已經長到了接近腰的地方,我記得在半年多前最後一次看見她

 的時候,她的頭髮才在肩下大約十公分的地方。她在左耳上方的部份刻意染了一搓

 白色,直落落的瀏海鋪在她有美人尖的額頭上。


 她奪走我的可樂,『你等很久了嗎?』她說,然後很自然的喝了一口可樂。


 呃!我說,輕舞飛天郭小芊,那可樂是我喝過的,上面有我的口水啊!

 『你覺得有關係嗎?我們都上過床了。』



 她的回答讓我吃驚,我以為她一點都不想再談及有關那一夜我跟她發生關係的事情

 。我以為她只想再回到我跟她是「同學兼好友」的關係,而那一夜的溫柔,她只想

 藏在很深很深的心口裡。



 『尼爾,真是不巧呢!我才想到高雄,高雄就為了我的到來而下雨。』她輕輕皺著

 眉頭說。

 是啊!大概高雄不歡迎妳吧。


 『是嗎?高雄不歡迎我沒關係,倒是你,你歡不歡迎我呢?』

 我當然歡迎,我能不歡迎嗎?


 她笑著,拉著我的襯衫袖口。



 我記得那是兩千零五年的二月,才剛過完農曆年沒幾天。我們走出機場門口的時候

 ,自動門開啟的那一剎那吹進了一陣風,她的長髮飄起,同時也漫出了撲鼻的香味

 。


 妳的頭髮什麼時候留得這麼長呢?我問。

 『你想知道嗎?』她回頭笑著看我。


 嗯,還蠻想的。

 『那....我說了,你可別嚇一跳!』


 喔,好。



 計程車開在離開小港機場的中山路上。她說出了一個讓我的心跳失去正常頻率的答

 案。


 『因為田雅容的頭髮,就是這麼長。』


















 - 待續 -


















   * 猛然間,我才驚覺,田雅容三個字在我心裡,有這麼大的震撼力。*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