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7)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Thu Apr 21 04:24:25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分公司的成立,說穿了就是一大堆工作的集合。董事長來致詞的時候,搞得跟政

 治人物上台說話沒什麼兩樣。每次這樣的大會所請的主持人都是某廣播電台的主

 持人,不然就是某個公關公司的經理,大會程序當中不時穿插著冷笑話,自以為

 幽默感很夠的大人物們一定會帶頭哈哈哈的大笑,我敢保證,你過去問他們笑點

 在哪?他們一定摸著腦袋瓜子跟你說不知道。



 「高雄分公司的成立,就像一個小嬰兒的誕生。」

 說話的人是董事長,他每次在這種成立大會一定會說一樣的話。他的下一句一定

 是說:「而被分派到分公司的成員,就是小嬰兒的褓姆。」


 「而被分派到分公司的成員,就是小嬰兒的褓姆。」他說。

 你看看,準不準?一字不漏,完全命中。他在新竹分公司成立的時候也這麼說,

 花東辦事處成立的時候也這麼說。有一次還在尾牙的時候說一樣的話,而小嬰兒

 變成了尾牙宴會。



 尾牙宴會是小嬰兒?這....怎麼想怎麼不對。但他要硬拗也沒辦法,誰叫他是董

 事長。



 「嬰兒要一路順利的長大,靠的是各位褓姆的呵護和照顧。」

 對對對,都是褓姆的功勞,然後他要說如果沒有這些褓姆,公司就不會一直的成

 長下去。他喜歡把功都歸到員工身上,不!應該這麼說,他喜歡在「口頭上」把

 功都歸到員工身上,但心頭上是「員工就是要被壓搾出能力來的工具。」



 簡單的說,他是搾汁機,而我們是一顆顆的柳橙。



 「您好,請喝柳橙汁。」

 大會中,我不會是與會人員,我在公司的地位沒那般的重要,也並不會因為需要

 我的專業能力而把我調到高雄來就會對我好一些。


 沒有,就是沒有,這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剛剛那一句請喝柳橙汁是我說的,我是招待,站在門口的招待。如果來賓是

 日本人的話,我還得九十度鞠躬大喊「依拉撒優嗎些」,那是日本話「歡迎光臨

 」的意思。我知道我念得非常不標準,但我管他那麼多。



 大會結束之後是我們最痛苦的時候。聽我這麼說你可能會想:「那大會開始之前

 就不痛苦嗎?」不,一樣痛苦,只是痛處不同,苦處也就不一樣。

 會前要準備的東西很多,而分公司的人手很不足夠。通常都是分公司經理站在高

 處吆喝,分配每一個人的工作事項,例如小張去糕餅店買蛋糕餅乾還有一些點心

 甜食,並且找出便宜又漂亮的容器來裝盛那些糕餅,因為這工作太簡單,所以小

 張還得想辦法釘出一個講桌跟講台來。對,是的,你沒看錯,就是釘出一個講桌

 和講台。小明去跟小華去把所有的桌子搬到樓梯間暫時堆著,因為分公司不大,

 會議室也容納不了所有與會的七十個人,所以把我們的辦公區清空,並且想辦法

 借調出大張桌椅來擺設,要讓辦公室看起來像個大型會議廳。〈廳你個頭!〉而

 且要看起來像是大型公司在開什麼重要會議一樣,燈光空調什麼的都要像新的一

 樣。對,是的,你也沒看錯,就是像新的一樣。所以他們要買新的燈管燈泡,還

 要把所有空調口的蓋子拆下來洗。另外小美和小芬就除了到各大飯店去訂約七十

 人的席位之外,還要跟飯店公關商討菜單,且盡全力壓低飯店開出來的價錢,最

 好是草蝦的價錢可以吃到龍蝦,炒豬肉的價錢可以吃到神戶牛肉,最重要的是還

 得學會如何調雞尾酒,因為雞尾酒是大會當中就要讓來賓取用的,飯店通常不會

 單單外送雞尾酒。〈而且還要調成綠色的,因為董事長喜歡綠色。〉


 以上所言只是工作的某些部份,而小張小明小華小美小芬都是舉例用的名字,並

 不是公司同事。如果公司同事都叫這樣的名字,我會以為我身在幼稚園。


 那大會結束之後的工作呢?大會結束之後的工作就是把所有的東西恢復原狀,七

 十個人到大飯店去吃大餐,分公司除了經理必須出席午宴之外其他人一律叫便當

 。對,是的,你的眼睛很好,一樣沒有看錯,我們吃便當。也就是董事長口中的

 褓姆,我們只有便當吃。


 這一天公司會特別發給兩倍的薪水,大概是兩千多元,這是公司對我們的體恤,

 他們覺得這樣的體恤是一種德政。



 我記得我剛搬到台北的時候,因為租屋處髒亂不堪,而我因為工作沒有時間打掃

 ,所以請了一個清潔工替我打掃。那個清潔工來估價的時候,還發出「嘖嘖嘖」

 的聲音,像是從來沒看過這麼髒的房子一樣。


 「四千五,不能再便宜了。」

 這是他的要價,而且他還補了一句「這麼髒的房子通常都要收六千的。」好像房

 子是我弄髒的,所以付這樣的錢應該。


 我在會前忙得不可開交,會後又要清東洗西的,結果得到兩千多元的補償。讓我

 覺得我連清潔工都不如,社會地位大概跟菲傭差不多。



 董事長口中的嬰兒誕生了,身為褓姆的我就得開始替嬰兒的未來努力。我的工作

 已經不只是改進生產線而已,還得身兼高雄倉庫的倉儲管理人員。公司給我一個

 漂亮的頭銜,叫做「主任」,薪水每個月多四千。但我的工作量加大,工作時間

 變長,在應徵到新的倉管人員之前,我就是那個倉管人員,我要負責出貨,打銷

 貨單,接訂貨電話,點倉,還得跟生產線的人員爭論囤貨量。我覺得3031〈

 捲線器產品代號〉的需求量比6052〈捲線器產品代號〉要來得小,希望他們

 報告生產課的負責人,在下個月的工單排程上先取消3031,不然下個月60

 52一定會產生出貨空窗。



 他們還一直跟我說3031一定會賣得比6052來得快,結果還不到月底60

 52就產生空窗現象,公司的0800免付費電話頓時成了罵人罵到爽專線。打

 來罵人的都是中游廠商,被罵的人是我。



 這不是內銷課在做的事嗎?是啊!這確實是內銷課的工作。把公司的貨物介紹並

 出貨給中游廠商,而且要和生產部門協商生產量和抓取安全庫存量,這一直都是

 內銷課的工作。但董事長的一句:「高雄暫時還不需要內銷課」,所以我就成了

 內銷課。



 那麼,生產線不需要改進了嗎?

 當然要,這是公司的命脈所在,生產不改進,就會拖累公司整個成長的速度,嚴

 重的話是會被市場淘汰的。


 那,龍課不是說要送我去日本觀摩別人的生產線嗎?

 是啊,但高雄分公司需要一個熟悉生產線的人來穩住生產陣腳,所以他決定要先

 派別人去,而那個別人就是害我拉肚子拉到結繭的偉鵬。



 所以,我的專業無用武之地,所以我被冷落到倉儲部給冰凍起來了嗎?

 哎呀,不會啦,你的專業和年資,都是公司長時間以來的觀察所認同的,公司沒

 有尼爾的話,就不會有今天了啊。



 是這樣啊!那我今年有升遷的空間嗎?還是有多出來的特休假嗎?

 怎麼會沒有升遷的空間呢?公司不是已經指派你擔任倉儲部的主任了嗎?這就是

 升遷啦,而且薪水也已經作了調整啦。再者,你的年資未滿七年,依公司規定,

 滿三年而未滿七年者,年特休假六天啊,這你不知道嗎,尼爾?



 知道,這些我都知道,這種官方說法誰不知道呢?



 『別難過嘛,尼爾,我聽經理說過,再過一陣子就會再應徵新的人員到高雄,你

 就會比較輕鬆啦。』

 電話裡頭的是芸卉,她常會打電話到高雄來聽我抱怨,然後給我安慰。


 只是,我需要的不是安慰,我只覺得我像被關在很小很小的籠裡的鳥。



 而我想飛。

 但....我要飛到哪裡呢?我也不知道。





 一天晚上,很晚了,我剛加完班回到家裡。洗過澡之後,我躺在床上,感覺兩眼

 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心裡一片空白,什麼都沒在想。


 一個翻身,我瞥見藏在衣櫥角落的那一大疊書,那是大學四年所有的課本,而蓋

 在那上面的布,我想已經佈上了一層灰了。



 我輕輕拿起那一本「管理概論」,坐回床上,一頁一頁的翻著。大學時的回憶也

 一頁一頁的在腦海裡翻著。

















 - 待續 -
















   * 錢,沒有好賺的,不管你有沒有在賺錢,你都應該知道這一點。*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