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6)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Sat Apr 16 23:20:41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tnews.csie.nctu!news.cs.nthu!WHSHS






 #2. 媽媽,和女朋友


      爸爸替媽媽取了一個英文名字「瑪雅」,

      在他們剛認識的時候,大概是三十五年前,

      我問爸爸:「為什麼取做瑪雅?」

      「她是五月生的女神。」爸爸說。


      很後來的後來我才知道,

      瑪雅是個女神,她的名字就是拉丁文的五月,

      「Maius」,而她掌管春天與生命。


      十九歲那一年,我遇見了我的第一個女朋友,

      那不是常言的那種觸電的感覺,

      而是一種類似飛翔的刺激。

      我終於了解爸爸心中所謂的女神的真意,

      那是一種再也無法被取代的地位。









 總公司決定在高雄成立分公司的那一天,我接到一張人事異動命令。在那之前的某

 個晚上,我和小芊在一家美式pub裡面喝酒喝到凌晨三點。我們在九點左右見面

 約在師大夜市外的全家便利商店,我們走在和平東路上,然後穿越大安森林公園,

 這之間我們只說了幾句話。


 『尼爾,你有吃晚飯嗎?』

 有。


 『尼爾,你今天工作累嗎?』

 還好。不會。


 『尼爾,你酒量還可以嗎?』

 沒測過,但應該很差。



 然後,我看她有些紊亂,我是說心緒,而不是衣衫,我沒有接什麼話,只是偶爾問

 問「妳還好嗎?」、「妳怪怪的。」、「妳不舒服嗎?」,她也沒說什麼,就笑著

 看我,然後搖頭。


 我們走到安和路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多小時以後的事了,她選了一家美式的pub,

 點了一杯伏特加萊姆,我一開始是喝汽水,但見她越是酒酣,我也想醉一醉。我叫

 了一瓶海尼根,沒想到竟然喝不完。


 我果然不適合啤酒,那是一種適合愁腸的飲料,而我並沒有愁腸伴味。

 小芊可不是了,她的愁已經愁到腸胃炎的地步,伏特加萊姆喝了幾杯之後,她改叫

 約翰走路,我覺得這種酒在開消費者玩笑,明明喝上幾巡就連站起來都難,偏偏廣

 告不斷的叫人「keep walking」。



 Walking?How?Show me please!小芊是被我背著走出酒

 吧的。我曾經試著想讓她在女廁裡催吐,但她一口氣背出她的身分證字號家裡地址

 公司地址還有電話和分機,最後連我的手機號碼都一個個咚咚咚咚的從她口中念出

 來,不但正確無誤還字正腔圓。



 What can I say?我能說什麼?我只能順著她的意思,叫了一輛計程

 車送她回家。計程車才剛開沒多久,她就吐了。我趕緊摀住她的嘴巴,但她的嘔吐

 物從我的指縫中穿出,滴了兩滴在後座上。計程車司機很不高興請我們下車去吐,

 我很快的拿了五百元向司機賠不是,他的口氣瞬間好了起來:


 「其實幹我們這一行的喔,常常都會有客人吐在車上的啦,我們都很習慣啦。」

 說著說著他把五百塊收進口袋裡,而我只是在心裡咒罵,並且為了五百元就可以買

 到他的服務態度感到悲哀。



 小芊家在五樓,那是一棟公寓,沒有電梯。我背著她上樓梯的時候還可以聞到她的

 嘔吐物的味道,還有一身的酒精味。凌晨三點半的公寓樓梯間是很陰暗的,偶爾聽

 得見巷子裡的狗吠聲,但通常只吠了幾秒鐘。


 我在小芊的包包裡翻找著鑰匙時,她突然對我說了聲謝謝。我只是笑了一笑說聲不

 客氣,然後空氣中便開始有一種奇怪的氣氛。



 門開了,小芊錯步蹣跚的走進去,我說了聲晚安,她說了句留下來。






 隔天的MSN上面,我一直在等著小芊上線,我想跟她說昨天晚上我不是故意的,

 但她的暱稱前面的人形一直是深紅色的。我打過她的電話,但她沒有接,我打她的

 公司,但她總是很巧的不在座位上。



 後來,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我寫了封mail,我不知道她會不會看,但我必須

 抱著希望。





 輕舞飛天郭小芊:

 希望那天的酒精量足以讓妳忘記失戀的痛苦,因為我從不曾看見一個女孩可以喝這

 麼多,卻還能背出自己的身分證字號的。

 我不知道妳怎麼了,我在MSN上面等不到妳,打電話妳不肯接,妳的同事也總是

 說妳不在座位上,我不知道妳是換了位置還是換了分機號碼。



 還是,我該這麼說,妳換了一顆心呢?



 從來,我們就一直是類似哥們的那種情誼,大學同窗四年,我們總會選上同一堂課

 ,修同一個教授的學分,就連搬離學校宿舍之後我們都住同一棟大樓裡,很多「同

 在一起」的事情讓我們有了「不管如何,我回頭總會看見你」的信念。就算我們畢

 業七年了,那信念依然沒變。



 我永遠記得妳是第一個進成功嶺看我的人,我的家人甚至都沒有你起床的早。下部

 隊那一天,妳也是第一個到部隊探望我的,我其他的朋友和家人整整慢了妳一個禮

 拜。


 妳是雲林人,卻一個人到台北念書,畢業後一個人留在台北工作,我常跟妳開玩笑

 說妳是個裡外不一的女人,有著看似簡單樸實的打扮,身體裡卻流著都會女子的血

 液。其實,我是在讚美妳,因為我一直都覺得,一個女孩要隻身在台北奮鬥,是一

 件很勇敢的事情。



 而那天晚上,對不起。我說了晚安,而妳說了留下。我知道那是妳希望瘋狂的一夜

 ,但原諒我無法配合妳的瘋狂。



 明天,我要調到高雄去了。妳也知道的,那是我的老家,念大學的時候,我一直都

 對高雄讚不絕口的,不是嗎?

 這次調到高雄,我不知道要待多久,但我希望我回到台北時,妳還是一樣。



 再見囉,「同在一起」的「哥們」。











 我承認,這個念頭在酒吧裡就閃過了好幾次,我知道如果我留下來的話,我會跟小

 芊上床。這是標準的都會情節戲碼,而且通常發生在本來不太可能會變成一對的兩

 個人身上。



 我留下來了。是的,我留下來了。



 驅使我留下來的原因,是小芊不顧一切的那個吻。

 我想細寫那天晚上的情景,我第一次經歷那種深刻的紊亂的緊繃的掙扎的情緒,我

 心裡一直有個聲音說「尼爾,你知道這會有什麼後果。」,「想一想!尼爾,想一

 想!」



 後果我知道,該想的我也想了。但當時是一種什麼都停不下來的情況,包括擁抱,

 包括吻,包括撕扯對方的衣服,包括急促的呼吸。


 也包括瞬間被引爆的愛情。



 小芊的眼睛閉著,但我知道她還沒有睡。天亮了,夏天的太陽總是捨不得讓人們多

 睡那麼一會兒。


 「小芊,我該做些什麼嗎?」

 我笨拙的問了笨拙的問題,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從你送我回家的那一秒鐘你就該猜到,這是可能會發生的。』

 她依然閉著眼睛。


 「我知道,但我不認為跟妳上床是我的目的。」

 『但這是我的目的。』

 她說,我驚訝,然後全身一陣痠麻。


 『我們都是大人了,』她睜開眼睛,『尼爾,我們都是大人了。』

 『某些事情不是做了就該承擔的,現在已經不是五零年代。』



 接著,靜了好一陣子。我沒有說話,她也沒有。

 我起身,穿上衣服,她依然躺在床上,動也不動。


 「我了解妳的意思,妳剛剛所說的。」

 『真的了解嗎?』她說,慢慢的轉過頭來,『如果你真的了解,就放下你現在心裡

 正在想的。』


 「妳覺得我在想什麼?」

 『你在想所謂的負責。』


 我啞口,她跟著沉默。


 『你快回去換件衣服準備上班吧。』她說,『你衣服上應該有很重的嘔吐味。』

 「那妳呢?妳不上班嗎?」

 『女孩子請假很容易,我可以打電話到公司說我月事不適。』




 天真的亮了,我漸漸聽見鳥鳴。轉身走向門口的同時,我看見一張照片,小芊倚在

 一個男孩身上快樂的笑著,我猜,那是小芊的前男友。



 我打開門,正要走出去,小芊叫住了我。


 『尼爾....』

 「嗯?」

 『如果我說昨天晚上的我是你的女朋友,那麼,我是你的第幾個女朋友?』



 我的天,是不是有個人這麼問過我?怎麼會?怎麼我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可以告訴我嗎?』

 「可以。」

 『第幾個?』

 「第四個。」

 『第四個?嗯....』

 「妳為什麼問這個?」

 『因為昨天晚上的你,像個男朋友。』

 「那,我是你男朋友嗎?」

 『不,你不是。』




 她推著我出門口,看我下樓,走到三樓時,我聽見她關上門的聲音。

 坐在回家的計程車上,我接到她的簡訊,她說:



 「尼爾,因為肉體關係而引爆的愛情,不是愛情。」





 載我到機場的人依然是芸卉,在離飛機起飛飛往高雄的時間還有五十分鐘的時候,

 她硬是我要上她的車,而且硬是把我已經擺了一半在計程車裡面的行李拿了出來。


 『你是不是不喜歡馬自達6?』她說。

 怎麼會?我怎麼會不喜歡馬自達6呢?是誰給妳這樣的誤解的?


 『你啊,就是你啊。』

 我?怎麼可能?我並沒有啊。


 『那不然你為什麼不讓我載你去機場?』

 我沒有啊,芸卉,我只是不想麻煩別人而已。


 『麻煩?我是開車的人,我可一點都不覺得麻煩。』

 好好好,妳想載我就讓妳載。



 芸卉任性時的表情,跟小芊有著天壤之別,但她們笑的時候,有一樣的美。

 後來我才知道,我跟小芊發生關係是她故意的。


 『我一定要當那個說分手的人。』上一封mail裡,她這麼說。

















 - 待續 -
















   * 當說分手的那個人,不一定會有獲得感,反而更容易失落。*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