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孔雀森林(57)
時間: Thu Oct  6 22:03:27 2005


        回家的路上,榮安幾度想開口最後卻忍住,這對他而言很不尋常。
        直到踏進我房間,他終於忍不住問:「你真的喜歡李珊藍嗎?」
        『這很重要嗎?』我說。


        「可是她的脾氣不太好。」
        『這很重要嗎?』
        「你們的學歷和生活背景都有很大的差異。」
        『這很重要嗎?』
        「你不是最討厭選孔雀的人嗎?可是她偏偏就是選孔雀的人。」
        『這……』
        我接不下話。


        我確實不喜歡選孔雀的人,也討厭自己選了孔雀。
        雖然大家(李珊藍除外)都說我不像選孔雀的人,
        但李珊藍卻像極了選孔雀的人。
        這麼說的話,如果我喜歡她,豈不造成矛盾?


        「你在森林裡養了好幾種動物,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
          你必須離開森林,而且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你會帶哪種動物?」
        榮安突然問了這個心理測驗,我很訝異。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選狗嗎?」他問。
        『不知道。』我搖搖頭。
        「狗應該代表友情吧。」他說,「發明這個心理測驗的人,一定不認為
          這世上有人會覺得友情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我看著他,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還記不記得,剛升上大二時要換寢室的事?」他說。
        『嗯。』我點點頭。
        「那時大家都說我常闖禍、會帶來厄運,甚至說我行為舉止很怪異,
          不像正常人,比方說我會遛鳥。」說到這裡,他笑了笑,接著說:
        「所以沒有人肯跟我住同一間寢室。」
        『這事我記得。』


        「只有你肯接納我。」他說,「你問我:睡覺會不會打呼?我回答:
          不會。然後你說:這間寢室只有一條規定--如果有人睡覺打呼,
          另一個人便可以用腳踹他的屁股。」
        我想起這段往事,臉上不自覺露出微笑。
        「打從我們住同一間寢室開始,你便是我這輩子最好最重要的朋友,
          如果將來我們同時喜歡一個女孩子,我一定會讓你,也會幫你。」
        『不用你讓。』我笑了笑,『最好你也別幫。』


        「劉瑋亭的事我很自責,是我害了你,讓你一直背負著對她的愧疚。
          我發誓除非你找到真正喜歡的人,否則我這輩子一定不交女朋友。」
        『你放心好了,她現在已經有男友,我不會再覺得愧疚了。』
        他點點頭,又繼續說:
        「原以為你跟柳葦庭在一起就會幸福快樂,沒想到你們還是分手了。」
        『說這幹嘛?』我說,『都已經過去了。』


        「我覺得你能幸福快樂最重要,所以不管那個心理測驗的選項裡是否
          有狗,我一定要選狗。」榮安突然提高音量,握緊拳頭大聲說:
        「我一定要選狗!因為友情才是這世上最重要的東西!」


        腦海裡浮現榮安怯生生站在寢室門口詢問,他是否可以住進來的往事。
        我很清楚憶起他那時候的眼神。
        沒錯,也是因為他的眼神,所以我決定跟他同住一間寢室。
        即使當時班上同學不是勸我,就是笑我笨。


        「你真的喜歡李珊藍嗎?」
        『應該吧,還不太確定。』我說,『也許等弄清楚她選孔雀的理由後,
          便可以確定。』
        「如果你確定了,一定要告訴我喔。」
        『嗯。』我點點頭,『一定。』
        榮安很開心,又一個勁兒的傻笑。


        「告訴你一個秘密。」他說。
        『什麼秘密?』我問。
        「其實你睡覺很會打呼。」
        『真的嗎?』我很驚訝。
        「嗯。」他點點頭,「但我從沒踹過你屁股。」
        『還好你選狗。』我說。
        然後我們同時開懷大笑。


        跟榮安在一起這麼多年,我很清楚他容易講錯話、容易闖禍的樣子。
        但我更清楚知道他的質樸、他的善良可愛,以及他對我的忠實。
        他帶我去Yum、常來台南陪我,也是希望我能快樂。
        記得有次他問我:「想不想看見幸福的樣子?」
        『想啊。但是怎麼看?』
        他立刻脫下褲子,露出他的命根子,得意地說:
        「我用藍色的筆將小鳥塗成青色就變成青鳥了,青鳥是幸福的象徵。
          現在你看見青鳥了,恭喜你!你已經找到幸福了!」


        我可能會因為這樣而長針眼,不禁恨恨地說:
        『幹嘛還需要用筆塗?我踹幾腳讓它淤青,它也會變青鳥。』
        「說得也是。」他說。
        我抓起地上的褲子,往他臉上一砸,大聲說:『快給我穿上!』


        想到榮安以前那些無厘頭的舉動,雖然當下總覺得生氣和哭笑不得,
        但現在回想起來,心頭卻暖暖的。
        榮安是選狗的人,即使他是條癩皮狗,他仍是最忠實的狗,
        只屬於我的狗。


        一個月後,榮安又要從屏東調到宜蘭。
        宜蘭跟台南,一個在台灣的東北,另一個在西南。
        我們彼此都很清楚,見面的機會不多了。
        他要去宜蘭前,還特地先來找我,並拉著我很慎重地交代李珊藍:
        「他就麻煩妳照顧了,萬事拜託!」
        李珊藍覺得莫名其妙,還瞪了他一眼。


        「你一定要記得,我是選狗的人。」臨上車前,榮安對我說:
        「不管你變得如何、別人怎樣看你,我始終是你最忠實的朋友。」
        車子剛起動,他立刻搖下車窗,探出頭大聲說:
        「即使天塌下來,我仍然是你最忠實的朋友。千萬要記得喔!」


        送走榮安後,我走進院子,李珊藍正在逗弄著小狗。
        「有狗的陪伴真好。」她說。
        『沒錯。』我說。


        我開始懷念那晚的開懷大笑。

 

                                                        to be continued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