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39)
時間 Thu Mar 13 04:06:05 2008
───────────────────────────────────────

流言的力量比我想像中的還恐怖……


當我看茶茶面色凝重的說有事想找我證實一下時,我心裡想的就是『一定

是那些事』……


「我從別人那邊聽到了一些傳言……」


「……」我沒回話,我只是靜靜的等著茶茶告訴我現在那些越來越扭曲不

實的流言究竟誇張到什麼程度。


「我也去問過雯靜了,雖然她是當事人,但我覺得還是來找妳確認一下會

比較好。」


「什麼事?」


「最近宿舍的人有在傳說,妳劈腿一次交兩個男朋友,其中一個就是雯靜

的男朋友,當然我去問過雯靜了,她也說妳跟她的男朋友在一起,還哭得

很慘……」茶茶的臉上沒有以往的那種八卦笑容,甚至講這些話的語氣讓

我感受到了些許的壓力,「這件事是真的嗎?」


「我說不是真的,有人會相信我嗎……?」


這幾天不管是在宿舍還是在教室,我都被一些異樣的眼光或是不好的視線

『關心』著,甚至還看得出來有些人邊竊竊私語邊對我指指點點,我也想

像得到自己身上會被貼上什麼樣的『標籤』。


『三人成虎』這種道理我還是懂的,尤其在這種群眾壓力下解釋些什麼也

只會越描越黑罷了吧,所以我選擇沉默……清者自清,一切我都只等小志

幫我把雯靜約出來後講清楚,相信流言會不攻自破。


「傻瓜!妳不說又有誰會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妳怎麼這麼笨?就任憑別

人這樣說那些子虛烏有的事來攻擊妳!」


茶茶顯得相當生氣,一向很有正義感的她,想當然的對於跟她同寢同家族

的我被這樣抹黑感到相當的不高興。


但我也沒跟她多說些什麼,我只強調了幾個重點……『我只有一個男朋友

,我沒搶雯靜的男朋友』、『我跌下樓梯的那天根本沒跟雯靜的男朋友做

什麼鬼人工呼吸』、『我相信謠言止於智者,清者自清,所以我不想多解

釋些什麼……』。


茶茶聽完後,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從沒看過她這樣的表情……


「要是妳說沒有,那我跟小卷都會相信妳的,我們相信妳不是這樣的人,

阿破也說了,妳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


茶茶頓了一下,又說:「但該澄清的時候還是得澄清啊!妳這樣悶悶的什

麼都不說,只會讓別人認為妳默認了,然後越講越難聽、越說越離譜而已

,妳知道嗎?」


「嗯……」


我心裡也是相當的不平衡呀……為了雯靜,我連準備了這麼久的送舊晚會

都沒參加到,那晚的大合照就硬是少了我一個……我還被弄得全身上下都

傷痕累累的……不管是身體還是內心……今天卻落了個被說是搶她男朋友

的下場,這叫我情何以堪……


「怎麼了?」


剛回寢室的小卷,一進門就看到我跟茶茶面對面的坐著,面色凝重的感覺

應該讓她一眼就看得出來有事情吧。


「就最近那些亂傳的流言啊!」茶茶氣得站起身來對小卷說:「我真的沒

想到這世界上除了妳以外還有這麼好欺負的人!被講成這樣還能悶不吭聲

的!」


茶茶說完就拿起她放在桌上的手機出門了,留下坐在原地把頭壓得低低的

我,還有小卷。


「茶茶生氣了嗎?」我怯怯的問著,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茶茶發脾氣。


「不要緊的。」小卷坐到了剛剛茶茶坐的位置上面對著我,「她不是生妳

的氣,別擔心。」


「可是她這麼生氣的跑出去,會不會去找雯靜理論了?」


「為什麼是找雯靜?」


小卷這麼一問,我又把剛剛對茶茶說過的事再講了一遍給她聽。


小卷聽完,依然很溫柔的對我微笑著,但眼裡卻透露出跟剛剛的茶茶很相

似的眼神。


「放心吧,她不是去找雯靜的。」小卷說。


「真的嗎?可是……」


「她現在一定是去找阿破了……」小卷有點無奈的笑著,「該說是有緣還

是磁場相近呢?沒想到妳會跟去年的我們一樣,為了這些閒言閒語而煩惱

著,茶茶應該是想到去年的事才生氣的吧。」


小卷這麼一說我就想到那天在家族集合教室外的阿破學長,看向茶茶跟小

卷的那種眼神……


「去年……發生了什麼事呢?」


「這個啊……」小卷對我笑著,「這個妳應該要去問阿破,相信妳開口問

他的話他會跟妳說的。」小卷伸出了她的右手輕拍了幾下我的頭,「畢竟

妳是我們三個人最疼愛的學妹呀,別認為沒有人了解妳,我們都會站在妳

這一邊幫妳的。」


我很驚訝,我從沒想過會有人這麼了解我、重視我,因為雯靜的事情我才

知道,原來我不是除了雯靜之外就變得孤單一人了,雖然我不是要譁眾取

寵,但知道有人是站在我這一邊的時候,這種感動是無法言喻的。


「嗯……準備一下吧。」小卷邊站起來邊說。


「嗯?準備什麼?」


「準備跟妳親愛的學長姐吃晚餐呀,學妹不會不肯賞臉吧?」


小卷笑著說,我也跟著笑了,老實說,我已經好久沒有笑了……


而當我跟小卷一起到家族集合教室時,茶茶果然跟阿破學長一起在裡頭。


「啊,來了來了,你看,笨蛋二人組來了。」


茶茶一見到我們開門進來,就對著阿破學長大聲嚷嚷。


「嗨!」阿破學長笑著舉起右手對著我們打招呼,還調侃我跟小卷,「剛

剛有人向我通報,說我們家族出了兩個無可救藥的笨蛋,要我找時間好好

開導一下。」


「我才不是笨蛋呢。」小卷笑著走到茶茶旁邊,留我一個人在阿破學長的

視線範圍內。


「喔?那就是留在門邊的那個是笨蛋囉?」


阿破學長這麼一說,讓我覺得不太好意思,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好了啦!我餓了!要是要開導笨蛋也等我們吃飽飯你再慢慢開導吧。」

茶茶不耐煩的用雙手把阿破學長跟小卷推到門邊,「走吧!先去吃飯,讓

那個笨蛋後悔一下那天沒有來參加晚會。」


結果我們四個人到了家聚的店去吃晚餐,只不過今天當然是沒有包場了,

前頭也當然沒有舞台,桌子也沒排成『ㄇ』字型,唯一比較特別的就是,

我們不用點菜,茶茶就請老闆娘準備那天晚會才有的餐點,這可是菜單上

沒有的東西。


至少吃到了那天晚會的東西,讓我心情算是平復了一些,但我還是很好奇

那天中間留那麼大一塊空地到底是做什麼的。


「誰叫妳那天臨陣脫逃。」阿破學長半炫耀似的說:「那天我們可是在店

裡大放煙火呢!」


「對對對,而且還把店裡弄得煙霧瀰漫的,附近店家還以為這邊失火了咧

,還差點叫了消防車來。」茶茶邊喝著餐後的紅茶邊吐槽阿破學長。


「可惜我沒看到……」


「等妳當家長時就可以自己放了。」阿破學長說。


茶茶還是不甘示弱,「讓這笨蛋當家長的話可能整個家族會被學校打壓到

死吧,她去申請經費可能一毛錢都請不到。」


「所以……吃飽飯了,我們該回去了,就請這位偉大的家長好好開導我們

可愛的學妹囉。」最後依舊是小卷來打圓場,然後帶著還想繼續吐槽的茶

茶先回宿舍了。


剩我跟阿破學長留在位置上,老闆娘還很貼心的又送了一小壺紅茶來,要

我跟阿破學長慢慢聊。


過程就不多說了,我只訝異,原來阿破學長、茶茶跟小卷也被傳過類似的

流言,雖然不像我被說成是『劈腿』,但也差不多了。


「那後來是怎麼平息的呢?」我還蠻好奇的,要是他們的『三角關係』被

傳得沸沸揚揚的,那最後是怎麼收場的呢?


「我們家族裡的學長啊,都是瘋子。」阿破學長笑得很尷尬,「還記得上

學期期末聚餐抽到香吻紅包的那個學長嗎?」


我點了點頭,阿破學長才又繼續說:「他其實那時也是家長,結果為了我

們這些學弟妹,在中午的時候跑去廣播社裡搶麥克風,大聲的向全校宣言

說流言都是假的,還驚動到系主任那邊去。」


「結果呢?」


「結果啊……他家長的位置硬是被系主任撤掉了,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

告訴我們,有事情就要說出來,有誤會就要澄清,一直悶不吭聲只會讓誤

會越來越深而已。」


「……」


也許,我就是這樣一直默默的忍耐,才會讓事情變成現在這種局面吧……


「不過後來有些人主動來問我們,我們也澄清了事情不是大家所傳的那樣

,幾個比較要好的同學朋友跟家族成員像是反消毒一樣的把話一個一個傳

出去,最後流言就平息了。」


「不過我想……要是源頭那邊沒有好好解釋清楚的話,就算我說再多也只

是越描越黑吧。」我吸了一口紅茶,覺得好無力。


「也對,妳不像我們,是被莫名其妙不知道幾時開始的流言所傳開的,妳

是真的有發生一些事,然後被誤會的,所以還是得找妳那個朋友好好談清

楚吧。」


「嗯……我知道。」


「要的話,學長我也可以幫妳去搶廣播社的麥克風喔!」


「這……還是不要比較好。」我苦笑著,「我會自己解決的,阿破學長謝

謝你。」


「我不是一直跟妳說有事就要講嗎?看來妳都沒聽進去。」阿破學長也跟

著我苦笑,「我可不希望我們受過的苦,又再一次的在妳身上看到,雖然

現在已經有點晚了,但還是來得及補救的。」


「嗯……」


「那早點回去休息吧。」阿破學長站起身來,「等事情結束後,帶妳男朋

友來給我們看一看啊,一起吃個飯聊聊天,知道嗎?」


阿破學長結了帳後還送我回宿舍門口,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還是看不出

來,當初要是沒有那些流言的話,他會不會跟茶茶或小卷在一起?


還是就如他那次說的,現在這個樣子,就很好了……


是這樣嗎……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