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35)
時間 Sun Mar 9 11:10:20 2008
───────────────────────────────────────

那晚……就在那個吻後,我們沒多說什麼,小志就送我回學校了。


回來也沒太多時間讓我去想東想西的,唯一有的進步就是,我開始學著小

志,一天至少一封簡訊或一通電話給他。


很快的……送舊晚會就到了……


「麥克風試音,麥克風試音……」


阿破學長站在佈置好的臨時小舞台上,拿著麥克風,臉上的表情相當愉快

,我們準備了一整個學期的送舊晚會,就要在今晚驗收成果了!


現在是下午四點多,晚會預定是在六點半開始,當然,今天老闆很阿沙力

的把整間店包給我們了,所以從早上開始,只要是沒課的人就往店裡衝,

有課的人就去上課,用接力的方式佈置著店裡。


阿破學長則是直接跟系上請了公假,整天坐鎮在店裡指揮。


「現在時間,五點……有哪一組的東西還沒準備好的?需要支援的要趕快

提出來喔。」


阿破學長看準備得差不多了,各組的人在四點半後也陸續到齊了,剩下的

就是餐點跟大四學長姐的出席了。


「好了,我也該回去準備了。」


關了麥克風,阿破學長對我說:「這邊先交給你們了,有什麼事沒辦法處

理的話就先去廚房問茶茶跟小卷吧。」


「阿破學長你要去哪?」雖然準備工作已經大致完成了,但阿破學長一不

在我還是感到有點不安。


「從早忙到現在流了一身汗,我先回去洗個澡,六點前會回來的。」拍了

拍我的肩膀,阿破學長很放心的先回去了。


店裡的音響正播放著柔和輕快的音樂,我看著舞台後方,美工組用著漂亮

的 POP 字體寫著『 We are the best family 』,舞台上則是擺了三張

長桌,上面鋪著桌巾,然後用超大的棒棒糖偽裝成麥克風的樣子,儼然像

是要開記者會一樣。


但底下的桌子則是像國小同樂會一樣,排成了大大的『ㄇ』字型,店裡留

了很大的一個空間,聽阿破學長說吃飯時我就知道留這麼大的空間是要做

什麼用的了,這是他跟活動組之間的小秘密。


各組幹部東西準備得差不多了,除了茶茶跟小卷還在廚房裡面幫忙老闆娘

弄東弄西的之外,在六點之前,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幫忙把那些食物飲

料端出來放,主餐就等六點半後學長姐們來了後才會開始做。


我自己對於第一次參與家族幹部工作的第一個活動,是充滿期待的,希望

這個送舊晚會愉快圓滿的結束,就像上學期的迎新及期末聚餐一樣,大家

都是快快樂樂的來參加家族活動,然後開開心心的回去,這樣大家在一起

同樂的感覺是相當相當好的。


只不過上學期的我,壓根也沒想到什麼都不會的自己會被選為幹部吧。


才沉浸在這股即將驗收成果的喜悅當中的我,這時卻聽到我的手機響了起

來……


本來以為是阿破學長突然想起什麼事情要處理而打給我的,沒想到手機上

顯示著一個很久沒看到的名字--啟文……


我很驚訝,以現在我們兩個之間來說,應該是沒有什麼理由(或事情)會

讓他打電話給我的,而自從寒假在阿破學長的車上講完那通電話後,這個

名字就從來沒有出現過了。


「喂。」


我用著自以為很鎮定的聲音接起了電話,但實際上我自己很清楚,我的聲

音如同我的內心一樣,緊張得微微顫抖。


『是我。』許久沒聽到的聲音從手機傳進耳中,但我無法去判斷他這句話

裡所蘊含的情緒究竟是如何。


「我知道,今天怎麼會打電話給我?」


『我想問妳,雯靜有跟妳在一起嗎?』


從啟文的口中聽到他叫雯靜的名字、詢問有關雯靜的事情,其實我聽得心

裡相當的不是滋味……並不是我吃醋,而是這個『雯靜的男朋友』該不會

到了雯靜要提分手的時候才想要開始關心她吧?


「沒有……」


『那妳知道她在哪裡嗎?』


你自己的女朋友在哪你自己都不知道了,那我怎麼會知道啊?!我心裡雖

然是如此的發著牢騷,但我並沒有表現出來。


「我不知道耶……」我想了一下,「不過她今天好像也沒來上課,我也還

沒時間去問她怎麼沒來上課……」


老實說我最近一整顆心都懸在今晚的晚會上了,所以對於雯靜已經趨近於

『常態性』的曠課我也沒特別去注意。


『她剛剛打電話給我……』這時我才聽出啟文的語氣似乎有點急躁,『她

說要跟我分手……』


啟文會這麼說我並不意外,因為這件事雯靜早就跟我提過了,雖然我不知

道雯靜是何時跟啟文提分手的事的,不過我不知道啟文為何要特地打電話

來跟我說這件事。


「對不起我現在手邊還有事要忙……」


我藉著送舊晚會的事想趕快把這通電話結束掉,但接下來的對話內容卻讓

我嚇得手機差點拿不住摔到地上去。


『再怎麼忙都比自己朋友的性命重要嗎?』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幹嘛講得好像是綁票集團一樣啊?我有點傻眼,分手就分手,沒事扯什麼

性命不性命的呀?


『雯靜她到我宿舍來找我,還拿了個小包裹託在門口的管理室……』


「你別鬧了好不好,只不過是個包裹而已,跟命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才問妳有沒有看到她,因為那包裹裡裝的是一束頭髮還有一封寫

著要分手的遺書!』


啟文的聲音這時才明顯的大聲且急迫了起來,我被他這一番話嚇傻了,一

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別不說話啊!現在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妳人在哪裡?』


「我……我?我在外頭呀。」


被突然這麼一亂我也變得不知所措,我甚至無法冷靜的去思考及分辨啟文

說的話究竟是真的還是在開我玩笑。


『妳現在能回妳們宿舍嗎?我已經在妳們校門口了,雯靜的電話一直打不

通,想請妳至少回宿舍幫我看一下她在不在。』


我環視了一下店內,再看了一下時間……五點半……看來是等不到阿破學

長回來了,但是如果只是回宿舍看一下的話,應該可以趕在六點半晚會開

始前趕回來。


「……」


我心一橫,回答啟文,「十五分鐘後,我們宿舍門口見。」


連掰掰都沒說就掛了電話,我衝到廚房門口,對著裡面喊著,「茶茶、小

卷,我先出去處理一點事情,六點半前我會趕回來!」


一樣的沒等茶茶跟小卷回應,我很快的離開了這裡,用著很久沒好好運動

的雙腿,死命的、用力的,用著我自以為很快的速度,往宿舍跑去……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