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14)
時間 Sat Dec 1 01:50:26 2007
───────────────────────────────────────

「後來會打電話給雯靜約她吃飯,是因為小志想多認識妳,才要我打電話

約妳們的,我沒有妳的手機,就只好用小志的手機打雯靜的電話了。」


「你有跟雯靜說是為了小志約的嗎?」


「有,我說得很清楚……那天下午妳不是先走了嗎?雯靜還跟我們去喝咖

啡,小志問了很多有關妳的問題。」啟文的表情有點無奈,「我不是笨蛋

,我當然感覺得出來雯靜對我是有點跟其他人不一樣的,不過很抱歉,我

目前對她,真的沒感覺……」


「那以後呢?」


「以後的事誰知道呢?就像妳也不知道妳那天吃的關東煮是小志買的吧?

那天雯靜幾乎把自己知道的事能說的都說了……感覺得到,她像是要向小

志推崇妳的優點,另一方面也有點在挑話講,想要使我對妳不感興趣吧。

所以後來小志跟著雯靜去買了妳愛吃的東西,還故意要我陪雯靜回去,似

乎是在故意製造我跟雯靜獨處的機會……換句話說……也有點像是利益交

換吧,妳的事情跟我的感受,被當成物品一樣的被交易了。」


我愕然……這才意識到那天雯靜回來時那愉快的神情,原來是這樣來的。


「那……雯靜會這樣那也是因為她喜歡你呀,不是嗎?」


老實說,反正我確定我對小志沒感覺,他知道我再多事情也沒用,所以我

並不在意雯靜把我的事告訴小志,換個角度想想,要是這樣能幫助好朋友

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那我也不覺得有什麼損失。


「喜歡我……是嗎?」


啟文的臉色一沉,眼神剎那間變得令人不敢恭維,我那『為了愛!有什麼

不可以!』的論調就這麼硬生生的被我又藏回肚子裡。


「把東西喝一喝吧,我帶妳去一個地方看看。」


一時間我東西也沒辦法喝完,只好拿著紙巾把杯子包住帶著走,啟文則是

一口氣吸乾了可樂,整理了一下桌面並把東西拿去倒。


我跟著他走出麥當勞,上了機車後啟文也沒多說什麼,把我載到了市區電

影院附近,我腦中閃過一個念頭,該不會星期五他們本來就是要帶我們來

這看電影吧?


啟文把車停在路邊,右手邊已經停滿了機車,但是他把我帶來這是要看什

麼?不會是要補請我看電影吧?


「到了,妳先下車吧。」啟文熄了火,並脫了安全帽。


我下了車後啟文踩下腳架把車停好,然後走到店家的騎樓下,招招手示意

要我過去。


「妳看。」啟文指著那排機車其中一輛的前輪。


我照著他所指的方向看了三秒,不懂他帶我來這看機車前輪要幹嘛?


「我看了,然後呢?」


「妳有沒有看到哪裡不太一樣?」


我又看了一次,只看到有隻小強不急不徐的從我們的面前爬過,然後往水

溝蓋的空缺處鑽了下去……


「……」


「……」


「……你……帶我來這就是要來看蟑螂鑽水溝嗎?」


「不是啦!」啟文一付被我打敗的樣子,又接著說:「妳看看我指的這個

水溝蓋跟它周遭的水溝蓋有什麼不一樣?」


我又看了一下,也還好啊,我又不是金田一還是柯南,我怎麼知道哪裡不

一樣。


「你就直接跟我說就好了呀,幹嘛這樣拐彎抹角的!」


我實在是沒耐心跟他耗下去了,我只想知道他到底想講什麼。


也許是看出了我沒耐性且沒有過人觀察力的他無力的說:「水溝蓋被掀開

過妳看得出來嗎?」


啊,被他這麼一說,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沒錯……


「嗯……」我點點頭,但我不了解一個水溝蓋跟啟文還有雯靜的事有什麼

關係。


「上週五,我們看完電影後,我要牽車前接到小志說要送妳回宿舍的電話

,我就想說既然跟我們一開始所想的行程已經不同了,我也仁至義盡陪雯

靜看完電影了,那帶她去吃個飯後送她回宿舍應該是很合理的事吧?」


啟文邊說右手邊在口袋裡摸索,然後掏出了他那孤孤一支的機車鑰匙給我

看,說:「然後我一跟她說完,她竟然一把搶過我的鑰匙,說她今天不想

回宿舍……」


要是之前,我會覺得雯靜好有勇氣,要告白了!但是一想到剛剛在麥當勞

啟文說對雯靜沒感覺的神情,我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其實我不知道她是在跟我鬧著玩的還是怎樣,總之我只想先把鑰匙拿回

來,也許動作太突然吧,雯靜下意識的把手往耳後一伸,一個沒抓緊鑰匙

就這樣飛了出去……」啟文不太高興的說:「我們兩個就這樣眼睜睜的看

著這支鑰匙掉到了妳剛剛看的那個,又髒又臭又有蟑螂的水溝裡……」


「那……怎麼辦?」


「就像妳現在看到的水溝蓋一樣,我做了最直接也最笨的決定,我把水溝

蓋整個掀了,然後把鑰匙撈出來……」


「那後來呢?」其實我大概能想像啟文那時的表情一定比現在臭上好幾倍

的樣子。


啟文說:「後來就是我們一起又去了電影院,在到洗手間的路上雯靜不斷

的對我說抱歉。」


「所以那時你很生氣?」我的手心發冷,但我不知道是不是那杯從麥當勞

帶出來的冰紅茶造成的。


「說不生氣是騙人的,不過我並不覺得我的態度不好,不是嗎?」啟文嘆

了口氣,「這就是剛剛我想說的,要是妳們覺得,可以因為喜歡一個人就

做些無理取鬧的事情來博取別人的注意及重視的話,那很抱歉,我不喜歡

這種相處模式,我更不喜歡她說話不算話。」


「說話不算話?怎麼說?」


「後來我把自己跟鑰匙清理乾淨後,雯靜說,就這個晚上就好,她說她最

近心情不太好,希望有人可以聽她說說話陪她走走,她想晚一點再回宿舍

,剛剛沒說就做出這麼突然的舉動真的很抱歉。」


啟文走回他的機車旁,把那隻鑰匙插上後發動了機車,我跟著走了過去後

他把安全帽遞給了我,似乎是要我上車後我們邊騎邊說,但我接過安全帽

的時候,他又說:「妳真的想知道那晚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點點頭,算是回答他的問題吧。


「其實也沒什麼……就我載著她在市區繞,她騙我宿舍門禁的時間,所以

當我要送她回妳們宿舍時她已經進不去了……」啟文等我上了車坐穩後,

一邊騎才又一邊說:「三更半夜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騎著車帶

著她在我知道可以消磨時間的地方閒晃,到後來她甚至在後座抱住我,說

她有點累了……」


「……」其實我大概能想到雯靜在想什麼……小說裡這種『假』橋段其實

我也看了不少,我比較好奇的是啟文怎麼回應她。


「妳要猜猜看嗎?」啟文反問我,「猜猜看後來雯靜對我說了什麼?」


「不會是說要去旅館……休息吧?」我怯怯的說著,聲音很小,但啟文卻

聽得一清二楚。


「嗯。」他的聲音也很小,但我也聽得一清二楚,「雖然妳的說法比較含

蓄,但也差不多了。」啟文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奈,「她問我,能不能去開

個房間一起休息……」


開開開開……開房間?!


我的天啊,雯靜到底在想什麼?!


我的腦中一片混亂,完全被『開房間』這三個字塞得滿滿的。


「需要我帶妳去那『房間』看看嗎?」


他冷靜的問我,我一時間卻無法冷靜的回答……


他現在的意思就是要帶我去『開房間』是嗎?!


不會吧……



--
我在我的墳上跳舞,一個全新的墳墓, 在Y MSN:yuniko@night.lit.edu.tw
無法再思考的頭腦,慢慢透明的身體, 墳U E-MAIL:yunikosa@yahoo.com.tw
灰色且沉重的墓碑,無人記得的名字, 上N BBS: telnet://192.192.77.53
安靜卻悲傷的樂曲,輕盈無聲的腳步, 跳I BBS: telnet://140.116.35.36
因不願去面對往事,逃離紛亂的世界, 舞K Chat:http://blog.wiiholic.com/chat/
我在我的墳上跳舞,一個天使的墳墓。 的O www.youthwant.com.tw/writer/yuniko/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