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20)
時間 Thu Dec 13 02:24:38 2007
───────────────────────────────────────

晚上的家聚很成功,東西好吃、氣氛很 High ,大家一方面捨不得會有一

整個寒假的時間看不到家族裡的人,另一方面又對於明天開始的寒假感到

萬分欣喜,如此矛盾的提前慶祝著農曆新年跟不會在學校渡過的西洋情人

節。


「學妹妳等下要怎麼回家?」阿破學長坐到了我們這桌,還很貼心的幫我

還有茶茶以及小卷送上了飲料。


「等下去車站那坐客運或是直接搭火車吧。」我謝過阿破學長拿過飲料後

直接跟他這麼說。


「嗯……反正妳東西都在車上,妳有趕時間回去嗎?」


「沒有啊?」喝了一口阿破學長給的飲料,嗯……這飲料好好喝喔。


「如果不趕時間的話,看妳要不要等我們收拾完後,我直接開車載妳們回

去。」阿破學長看了茶茶她們一眼,「反正我也要回家,順路送妳這兩個

寶貝學姐回桃園,我沒記錯的話妳應該是住新竹吧。」


「對啊,學長你呢?」


「台中。」阿破笑著說:「要是寒假太無聊的話可以來台中找我喔!」


「那妳要等我們嗎?」茶茶接著說:「收拾的話應該不會很久,其實妳等

車的時間也差不了多少,就讓阿破載好了,妳可以把車錢省下來拿去租漫

畫。」茶茶還是跟以往一樣的逗我,「免得妳寒假在家裡悶死。」


不等我回答,小卷就說:「就這樣吧。」


看著對我微笑著的小卷,我順從的點了點頭。


「阿破,你也該去準備開始抽禮物了吧?」茶茶提醒了阿破學長一下,然

後把飲料直接一口喝乾,姿勢相當帥氣。


「差不多了。」


阿破說完便起身,跑去跟負責在紅包上編號碼的學姐們交談了一下,過沒

多久店內的音樂轉小,阿破學長拿著教授講課用的小型麥克風『呼呼』的

吹了兩下試看看有沒有聲音,也讓店裡的家族成員們將注意力轉移到阿破

身上,店內馬上安靜了下來。


「各位家族的一份子,今天家聚的重頭戲要來囉,各位吃飽喝足沒?」


「吃飽了~~~~」大家異口同聲,也很有默契的接著說:「謝謝老闆、

老闆娘~~~~」


為什麼會這麼有默契呢?因為這幾年來家長都是固定要這麼問並且成員們

也會直接向很照顧我們的老闆跟老闆娘道謝。


「很好,那麼很感謝這半年來大家的配合,這個學期有新生進來,讓家族

增色了不少,也謝謝在座的學長姐、學弟妹對家族的支持與愛護,今晚過

後將有一個寒假的時間會見不到各位,所以我們有點另類的,決定在這學

期最後一次家聚時一起提前慶祝農曆年跟情人節,現在我們已經把各位帶

來的小禮物都標上號碼了,等下就由我右手邊的成員們開始一個一個上來

,抽箱子裡的紅包袋,然後照上面的號碼到我左手邊跟茶茶還有小卷學姐

領禮物,了解嗎?」


阿破學長解說完後,茶茶突然不懷好意的說:「等一下,我要多丟一個紅

包袋下去。」


大家正覺得奇怪時,小卷竟然接著說:「多的紅包袋上沒有號碼,可以多

抽一次有號碼的,一樣可以領禮物,不過……」


「要在嘴唇上塗上大紅色的口紅,然後給阿破一個大大的香吻!」茶茶得

意的說。


話才說完大家就開始歡呼起鬨了,其實還有幾個學姐學妹應該會想抽到那

個紅包袋吧,畢竟阿破學長不管是在家族裡還是在系上都有不少女生暗戀

他呢!


當然大家也是有個很大的疑問,這麼搶手的學長應該有女朋友吧?


我之前問起時茶茶則是很簡潔的跟我說:『阿破他是同性戀。』在我聽到

嚇了一大跳時她才又哈哈大笑的說:『騙妳的啦。』


結論就是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阿破學長有沒有女朋友,我也不確定他到底

是不是個 Gay ……


總之在大家輪流上來抽紅包袋的同時,阿破學長的笑容幾乎是僵的,不時

還會偷偷的用無辜的眼神望向茶茶跟小卷。


才抽不到一半,那個沒號碼的紅包袋就被抽出來了!是大四即將畢業的學

長抽到的!


大家又是一陣歡呼,看著小卷笑著幫學長塗上口紅,然後在阿破學長的左

臉上印了一個扭曲變形的唇印,還被拍了照……


High 到不行的氣氛,一直持續到紅包抽完禮物交換完為止……雖然我是

有點無法融入就是了……


這一夜……大家都很開心,雖然散會後的店裡驟然顯得冷清,但幫忙小卷

她們收拾倒也讓我自己感到輕鬆不少,至少我不會一直去想昨天的事情還

有下午的簡訊,也不會為了自己在這場合裡與氣氛格格不入而感到尷尬。


等到收拾完畢,我們向老闆老闆娘道過謝後,其他的學長姐也都各自回家

了,阿破學長是最後走的,所以只剩我們三個人在店門口前等阿破學長將

車開過來。


小卷貼心的幫茶茶圍上了圍巾,然後笑著說:「要到開學才會再見面了呢

,想起來還真有點寂寞呢。」


「對呀,寒假少了個人可以八卦一下還真有點不習慣呢。」茶茶也笑著看

了我一眼。


「我哪有什麼好八卦的。」我受不了夜晚戶外的冷空氣,邊把外套拉鍊拉

到最高點,邊不認同的回應著。


「對呀,沒有。」茶茶雖然嘴裡講的是否定句,但她那雙漂亮的眼睛裡所

透露出來的訊息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好了,阿破來了,準備上車吧,上車再繼續聊,外面太冷了。」小卷又

再一次的在關鍵時刻幫我轉移了焦點。


我們上了阿破學長的車,不過因為茶茶跟小卷都一樣要在桃園下車,所以

她們兩個坐在後座,我則是坐到了阿破學長身邊的副駕駛座。


其實從我們學校到桃園不用很久,所以跟茶茶小卷也沒多聊到些什麼,只

不過雖然同樣是在桃園,她們的家差得可遠了,所以光是從茶茶到小卷家

阿破學長就開了快二十分鐘的車;而且茶茶先下車後,沒人一直虧阿破學

長,車內頓時冷清了不少,直到小卷下車回家後,車內只剩我跟阿破學長

,這還是我第一次跟阿破學長獨處……


阿破學長開車還挺快的,不過很穩,我坐在前頭倒也不至於感到害怕,不

知道是因為他車好還是技術好的關係,總之車上只剩我們兩個,阿破學長

就開始找些話題跟我聊了起來……


「妳之前有去過台中嗎?」


「沒有耶……我很少出門,頂多就是台北有活動時我會跟朋友一起去台大

那邊參加活動。」而且其實也沒幾次,我心裡這麼想著。


「什麼樣的活動?是救國團的還是台大舉辦的?」


「都不是耶……是同人誌展。」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是跟漫畫有關的

活動……」


「呵,妳真的很喜歡漫畫耶,茶茶跟小卷還說妳看漫畫比看課本或講義還

勤。」


「嗯……」不知道她們有沒有說我前幾次都以漫畫做藉口溜掉家聚……


「對了,妳知道嗎?」阿破學長看了我一眼,「妳今天抽到的交換禮物是

我的喔!」


「啊?真的嗎?」我看著從離開店裡後我就一直拿在手上的,很大一個但

又很輕的牛皮紙袋,「我還沒拆耶,我可以現在拆開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

嗎?」


阿破學長沒回我,但卻笑著點了點頭,還一邊把車開上了高速公路。


我小心的把牛皮紙袋拆開,才知道裡面為什麼會這麼輕,因為裡面是一條

毛線圍巾!


「因為不知道拿到的會是男生還是女生,所以我就挑了看起來比較溫暖而

且中性的橘色毛線。」阿破學長得意的說:「而且是我親手織的喔!」


「不會吧……」我感到不可思議的不是阿破學長親手織圍巾的事,而是這

條圍巾整條拉開來後看起來可以讓兩個……不!是三個人圍!


「是給妳抽到真的是太好了。」阿破學長顯然很開心,「裡面有我滿滿的

愛心喔!妳可以跟男朋友或是喜歡的男生一起圍!」


「……」


男朋友?喜歡的男生?學長在開我玩笑嗎?我哪有對象?


雖是這麼說,但我還是想到了啟文跟小志……


「阿破學長……」我手上拿著這條柔軟的圍巾,心裡好難過。


「嗯?」阿破學長或許聽出了我聲音裡的不對勁,車子悄悄的放慢了速度

,然後他一邊注意路況一邊擔心的往我這裡看,「怎麼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覺得……我覺得自己好奇怪,我快瘋掉了。」


說完我就哽咽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無法開口向茶茶小卷求救的

事,竟然可以那麼輕易的向阿破學長說出來,也許是因為學長不認識雯靜

的關係吧。


「有事可以慢慢說……妳別哭呀。」阿破學長的語調變得有點慌張,但在

高速公路上他無法分太多心在我身上。


可是我沒辦法停下眼淚,我把從聯誼開始一直到今天下午的事,一五一十

的邊哭邊講給阿破學長聽。


他聽完後,其實我也哭得差不多了,而且講完後其實心情輕鬆了不少,至

少不像昨晚到剛剛一樣那麼的悶了。


不過阿破學長一向掛在臉上的笑容卻不見了,只是淡淡的說:「傻瓜,這

種事不要太鑽牛角尖,順著自己的感覺走就對了。」


「可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呀……我對他們也沒感覺呀……那這樣我

該怎麼辦?阿破學……」


「叫我阿破就好了……跟茶茶她們一樣叫阿破就好了,不用太刻意叫我學

長……」阿破打斷我的話,「那妳有認真想過自己喜歡什麼樣的人嗎?」


阿破認真的表情跟態度讓我緊張了起來,為什麼他會要我直接叫他阿破?


「我……我沒想過……」


「……」


「……」


我們兩個都陷入了沉默……


許久……阿破才又開口說:「那……妳……對我……有感覺嗎?」


在籠罩著橘紅色光暈的高速公路上,阿破恢復了平常親切的笑容,轉過頭

來,問著坐在副駕駛座上,被他突如其來的異常嚇得不知所措的我……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