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UNIKO (在墳上跳舞的天使)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思念,懸在耳邊(15)
時間 Tue Dec 4 09:04:09 2007
───────────────────────────────────────

『妳到底去哪了?怎麼那麼晚才回來?』


小志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我知道他擔心我,但啟文今晚講的一些話卻在

我耳邊、腦海裡……揮之不去。


「沒……我有點累了,我明天還要上課,明天再跟你說好嗎?。」


『嗯……』小志也許心裡也有數吧,所以並沒多問,只是掛電話前一如之

前一樣溫柔的說:『那妳早點休息,別想太多,好嗎?』


「嗯,晚安掰掰。」


『晚安掰掰。』


我將涼被拉高把頭蓋住,閉著眼睛回想著『開房間』的事,雖然我看不到

自己的臉,但以那溫熱的感覺來說,我的臉應該是羞紅的吧……


「開開開開……開房間?!」


沒想到我講出來的話跟我所想的一樣,會緊張、會口吃,但我這麼說完後

啟文並沒回應我什麼,坐在後頭的我只感覺到他稍稍加重了油門,讓機車

跑得比剛剛還快了那麼一點。


「等……等一下,你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吧?我……我只是問你週五那天發

生了什麼事而已,你沒必要真的每個地方都帶我去看一次呀!」


我緊張了起來,連拿著紅茶的右手都不自覺的加重了力道,讓本來就因為

水氣變軟的紙杯被我稍稍壓得變形,我只能拿本來握住機車後面把手的左

手,去抓住啟文的左肩。


「你有聽到我說的嗎?」我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氣急敗壞。


「有,我還聽得很清楚。」


「那你還不回答我,還一直往前騎是怎樣?」


「不然妳希望我回答妳什麼?」我透過後照鏡看著啟文似笑非笑的臉,他

又接著說:「還是妳想聽我們『開房間』的細節?」


這次他真的笑了,我卻有種被耍了的感覺。


「不用了!」我把左手還給了把手,然後悶悶的吸了兩口紅茶。


「說真的……」啟文稍稍側過了頭說:「我真的帶她去開房間了。」


「噗!」


我茶都來不及吞下去,它們就迫不及待的噴了出來,還好我是面向右邊,

只噴到我自己的手,不然我想啟文等下回宿舍就該去洗澡洗衣服了。


「妳那麼緊張幹嘛?」無視我一連串的咳嗽聲,他繼續說:「房間開是開

了,不過我花了錢卻是在沙發上看了一整晚的電視,我可沒碰她。」


我也知道雯靜在想什麼,但我另一方面又慶幸啟文是個正人君子沒趁機佔

雯靜的便宜,跟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發生關係……雖然我不知道雯靜是不

是第一次,但要是連最寶貴的第一次都給了一個沒有緣份的人,那就真的

很可悲了……


一大堆小說裡那種為愛瘋狂、歇斯底里、不擇手段的女人的行為跟台詞在

我腦中掠過,我竟把雯靜跟那些小說人物重疊在一起,我覺得自己好可恥

,我到底在想什麼呀?雯靜可是我的好朋友耶!


可是啟文在麥當勞裡跟我說的話我又很在意……我的事情跟他的感受……

被當成物品一樣的被交易了……是這樣嗎?


要是今天反過來,雯靜為了要向小志打聽啟文的事情,而刻意製造我跟小

志獨處的機會,要我常常跟個猛對自己放電但自己不喜歡的人相處……這

樣我能忍受亦或是配合到什麼時候?還是趁早跟對方說清楚才是最好的方

法吧……


不過沒跟雯靜相處過,沒用心去了解,是不會發現其實她是個好女孩的不

是嗎?


咦……?我是不是在自打嘴巴?那要是小志其實也是個好對象,但我不喜

歡他的話怎麼辦?是我太笨不懂得把握好男人嗎?但感情的事也不能這樣

勉強呀……


「到了……」


啟文的聲音傳來,我才猛然驚覺他停車了!他說『到了』該不會是到賓館

了吧?!


我趕緊看了一下周遭,鬆了一口氣……我現在在我們學校校門口……


「妳啊,真的很愛發呆耶!」啟文伸手敲了敲我戴著安全帽的頭,「若是

真的把妳載去開房間的話妳可能會等我脫完妳衣服才發現自己身在何處吧

,以後還是機警點吧!知道嗎?」說完他便主動伸手幫我解開安全帽的扣

子,將它從我頭上拿走。


然後不等我回答,他又繼續說:「第一,別再發呆啦!第二,麻煩妳回去

好好想想,該怎麼勸勸妳的好朋友。第三,站在我的立場思考一下,今天

為什麼我會單獨找妳出來還說這些話。我這樣說妳懂了嗎?」


像是補習班老師講完課後劃重點一樣,他把今晚的事簡單的做了總結,還

給我出了回家作業……最後還自己用右手壓住我的頭,逼我輕輕的點了兩

下……


「嗯,很好,懂了就好。」壓完,他露出滿意的笑容,對上我一臉的不可

置信。


最後他陪我回到宿舍門口看著我進去,傳入我耳中的最後一句話是……


「這次我可是在門禁時間內送妳回來唷!別說妳進不去,晚安,掰!」


想到這……我就頭皮發麻……


明明剛剛最後躺平前是聽到小志的聲音,但為什麼現在我腦中想到的盡是

啟文的,而且清楚到像是他現在正面對面的跟我講話!


竟連那透過安全帽敲打的感覺、解安全帽時指尖輕觸到我臉頰的溫度……

我都還能記得如此清晰……


一這麼想,又是一股熱熱的感覺,從胸口滿溢到耳尖……


最後我還是坐起了身,跑到浴室去洗了把臉,想把剛剛心裡那怪異的不確

定感覺給一併洗掉!


這晚我沒有哭……


但卻又失眠了……


只不過這次讓我失眠的對象,卻從小志換成了啟文……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