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27)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Fri May 6 03:27:30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6. 雅容的最後一封信



 我沒有在雅容家待太久,因為一個大男人第一次到別人家就哭的亂七八糟是一件不

 太得體的事。雅容的爸媽對我很客氣,他們都知道我的存在,只是從來沒有見過我

 而已。



 我給雅容燒了一柱香,雅容的爸爸把她的史奴比筆記本交給我,他說雅容的骨灰放

 在木柵附近的山上,要我找個時間去看看她。我跟小芊向他們道別之後離開。


 其實我本來想問雅容的死因,但我沒敢開口。小芊後來跟我說,雅容死於流行性腦

 脊髓膜炎。我不知道這是什麼病,小芊說一開始雅容只是說她感冒嚴重,高燒不退

 ,幾天之後就沒有再到公司了。



 坐上小芊的車之後,小芊遞給我一盒面紙,她說我的鼻涕和眼淚已經不被控制了。



 這天之後,我常常不經意的哭,連眼淚掉了下來我都沒有知覺,哭的時候我並不覺

 得鼻酸,只感覺到很強烈的心痛。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芸卉看見我的時候會掉下眼淚

 來。因為她說我的眼淚像是關不緊的水龍頭。



 雅容的筆記本裡寫著數不完的「正」字,還標上了日期。在筆記本的最後一頁裡,

 雅容寫了一首像是詩的東西:





     我想在十年之後遇見你,

     但在那之前我必須流浪,像個無依無靠的孩子一樣。

     原來人生也是有向光性的,心會尋找一個發亮的地方。

     只是,沒有人會告訴我,那發亮的地方在哪,

     但我曾經隱約地感覺到,那個地方在你身上。


     鄭愁予寫說:

     「離別已裝滿行囊,我已不能流浪。

     我寧願依著影子像草垛,夜夜,夜夜,

     任妳把我的生命,零星的,織進網。」


     我好像真的有那麼點了解了,

     那種把一個人的生命織進自己的靈魂裡的感覺,

     或許你覺得你的生命依然是你的,

     但我卻覺得,你活在我靈魂裡的某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就是那所謂發亮的地方嗎?

     如果十年後再遇見你,會有答案嗎?

     不管過去是美麗或是滄桑,我好像....都已經遺忘,

     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渴望再見到他」。


     我想再見到你,你聽見了嗎?

     我想在十年之後遇見你,你聽見了嗎?









 記得我在第十一集裡跟你們說過,雅容不可能真的離開的,一直到我們分手那天,

 她都不曾真的離開。她把我的生命織進了她的靈魂裡,也把她的生命織進我的靈魂

 裡。


 當我在這十年的歲月之間沉沉浮浮的時候,她一直停在那個地方,停在我靈魂裡的

 某個地方。



 一個禮拜之後,當兵時跟著我一起「速食愛情」的學弟打電話給我,說要跟我一起

 吃個晚飯。好幾年沒見到他,沒想到他已經是一家中古車行的股東了。



 你找到你的靈魂了嗎?學弟。跟他見面之後,在白煙翻騰的麻辣鍋前,我說。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找到靈魂了,學長,」他夾了一塊凍豆腐,然後繼續說:「但

 就在幾年前的某一個晚上,我的身旁依然躺著一個我不認識的女人,她問了我一個

 問題。」


 她問你什麼問題?

 「她說,明天天亮之後,你會想起我嗎?」


 她問得很好,你不覺得嗎?

 「她不只問得很好而已,學長。她還讓我在一瞬見看見我過去那些無知歲月的空白

 ,那些速食著愛情的日子似乎讓我離愛情越來越遠。」


 你好像找到了你的靈魂了,不是嗎?

 「剛剛我已經跟你說啦,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找到我的靈魂了,但我找到了要陪我一

 輩子的人。」


 你是說....?

 「是啊!學長,我要結婚了。對象就是這個問出好問題的女孩呢。」


 真是恭喜你啊。你不只找到了靈魂,還找到了另一半呢。

 「謝謝,謝謝,學長,我結婚那天你要來唷。」


 好。我說。



 「學長,你怎麼了?」學弟看著我的臉,擔心的問我。

 我?我沒怎麼了啊。


 「你沒怎麼了?那為什麼你要流眼淚呢?」

 學弟的表情告訴我他很緊張,但我急忙安慰他,我沒怎麼了,只是想起了某個人而

 已。


 「想起誰呢?女朋友嗎?」

 嗯....應該說,我想起了我的靈魂。





 雅容的最後一封信,其實很短,也很簡單。

 她寫說:


 『昨天晚上,我需要你。

  前天晚上也是,大前天晚上也是,大大前天晚上也是。


  可是,你只剩下一個電子郵件信箱位址,幾個英文字母,幾個點,一個@。

  這是一道一萬四千公里的傷口,從飛機起飛的那一瞬間就開始被撕開。


  十年後,我們將會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把這道傷口補起來,用我們的愛。』















 - END -













 * 十年後,我們將會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把這道傷口補起來,用我們的愛。*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