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25)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Mon May 2 02:26:12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兩個禮拜之後,台北總公司很快的把芸卉調到高雄分公司來,原因無他,因為我決

 定要離職了。我在接到雅容的信之後的隔天就向公司請假到台北去看她,並且在同

 一天決定要離職。


 芸卉對於我的離職非常的震驚,她一直認為我是一個不會輕易離開工作的人。她被

 臨時任命到高雄來接替我的工作。很久沒見到她,我以為她會給我一個美麗的笑容

 ,結果不是。


 她看到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哭,而且哭的淅瀝嘩啦。我跟她用了兩個禮拜的時間交接

 工作,我總看得出她想跟我說些什麼,但每次話到喉頭就又吞了回去。我故意惡作

 劇的問她:


 嘿!芸卉,妳喜歡過我嗎?


 結果她看了看我,然後認真的點了點頭。我驚訝,但隨即繼續問下去。


 那麼,是哪一種喜歡呢?

 『是喜歡男生的那種喜歡。』她說。


 喜歡男生的那種喜歡有欣賞方面的,也有愛情方面的,妳是說哪一種呢?

 『是想跟你在一起的那方面的。』


 哦。我拉長了聲調,她的答案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妳覺得,我是個容易被喜歡的人嗎?我問。

 『我覺得,你是個容易被人喜歡,但喜歡你的人卻不知道那是喜歡的人。』


 妳在繞口令嗎?

 『我是說真的。因為我也不知道我喜歡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


 那我問你,十年後,妳依然會喜歡我嗎?

 『為什麼這麼問?』


 我只是問問。

 『不,我沒辦法回答你,因為我不知道十年後會是怎麼樣的。』


 那如果有個女孩告訴我,她十年後會依然愛我,妳覺得那個女孩怎麼樣?

 『我不知道那個女孩怎麼樣,但我想,她一定非常非常愛你吧。』




 我問芸卉為什麼看見我的時候要哭的淅瀝嘩啦?她說因為她看見我的眼淚。




 讀完信的當晚,我跟小芊約好隔天下午在松山機場碰面。在電話中,小芊告訴了我

 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她說八個月前的那天晚上,也就是我跟她發生類似一夜情關係的那天晚上,她其實

 是想跟我在一起的。把時間再往前推幾年,在我退伍的那一年,我曾經跑到小芊面

 前告訴她我想跟她在一起,但她霹靂啪啦講了一大堆有關於什麼安全感的東西都是

 唬爛我的。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其實那時候我們最好的關係不是朋友關係,而是情人關係,

 是嗎?

 『對。』小芊說。


 那為什麼妳當時要拒絕我呢?

 『因為雅容的關係。』


 因為雅容?為什麼?

 『因為雅容當時就已經到我們公司來工作了好幾個月了。』


 那為什麼妳當時不告訴我?

 『因為她請我不要告訴你。』


 她的理由是什麼?

 『她告訴了我有關於十年的你的事情。』


 十年的我?

 『對,十年的你。她是這麼說的。她問我如果一個人能跟另一個人分開了十年卻依

 然愛著對方的話,那是不是代表對方已經住在自己的靈魂裡?』


 她接著說:『我回答是。所以雅容就告訴我,如果她愛了分開一年不見的你,那麼

 她可以愛分開兩年不見的你,她可以愛了分開兩年不見的你,就可以愛分開三年不

 見的你,以此類推,直到分開十年不見的你。』



 聽完,我靜默,因為我說不出話來。因為我不知道雅容提出跟我分手的意義竟然是

 要證明她心裡面的某種愛情真理。



 『尼爾,你在聽嗎?』

 嗯,我在。


 『所以雅容對你的愛讓我無法去接受你,我認為她已經不能再被傷害。』

 嗯,我知道妳的意思。


 『你知道雅容當時在她的辦公桌前貼了一張她在德國寫給你的信嗎?我每天都看,

 每天都看,看到我都會背了。』

 什麼信?


 『她寫說:「昨天晚上,我需要你。前天晚上也是,大前天晚上也是,大大前天晚

 上也是。可是,你只剩下一個電子郵件信箱位址,幾個英文字母,幾個點,一個@

 。這是一道一萬四千公里的傷口,從飛機起飛的那一瞬間就開始被撕開....」』


 嗯....我知道這封信。我打斷小芊的說話。這是她寫給我的分手信。最後一句是「

 我和你,這道傷口,就算花十年的時間,也補不回來了。」我說。



 『不,不是。』小芊說。





 小芊在松山機場接到我之後,便轉往雅容的家。我問小芊為什麼雅容沒有跟她一起

 來,她說雅容已經在一年前離職了。


 我從來沒去過雅容的家,小芊告訴我雅容自從在台北工作之後,她們全家就搬到台

 北定居了。


 車子轉上高速公路,因為是下班時間,車子很多,塞車嚴重。我們下內湖交流道的

 時候,天已經晚了。



 雅容她家在內湖嗎?我問。

 『嗯。』小芊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車子彎呀彎的進了一條小巷,停在一棟大樓前面。管理員要我們寫下訪客姓名及被

 訪人姓名,我寫上了我的名字,並且在被訪人那一欄上面寫上田雅容三個字。


 「唔....嗯....田家在十七樓。」管理員說,「往那個方向走,那裡有電梯。」他

 指了指我們的左前方。


 在搭電梯的時候,我的呼吸急促,心跳很快,小芊要我冷靜下來。


 我正在試圖冷靜啊。我說。心跳依然急促。

 『不,尼爾,我是說真正的冷靜。』小芊的眼神讓我感到不安。



 終於,我知道為什麼小芊要我真正的冷靜下來。

 因為,當田爸爸來開門的時候,直接映入我眼中的,是一張雅容的黑白照。



 「愛女 田雅容,生於一九七六年三月十一日,卒於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七日。」













 -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