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22)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Mon May 2 02:24:57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5. 我想在十年之後遇見你


     但在那之前我必須流浪,像個無依無靠的孩子一樣。

     原來人生也是有向光性的,心會尋找一個發亮的地方。

     只是,沒有人會告訴我,那發亮的地方在哪,

     但我曾經隱約地感覺到,那個地方在你身上。


     鄭愁予寫說:

     「離別已裝滿行囊,我已不能流浪。

     我寧願依著影子像草垛,夜夜,夜夜,

     任妳把我的生命,零星的,織進網。」


     我好像真的有那麼點了解了,

     那種把一個人的生命織進自己的靈魂裡的感覺,

     或許你覺得你的生命依然是你的,

     但我卻覺得,你活在我靈魂裡的某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就是那所謂發亮的地方嗎?

     如果十年後再遇見你,會有答案嗎?

     不管過去是美麗或是滄桑,我好像....都已經遺忘,

     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渴望再見到他」。


     我想再見到你,你聽見了嗎?

     我想在十年之後遇見你,你聽見了嗎?












 我第一次聽見「向光性」這個專業名詞,是在還蠻小的時候。我忘了確切的年紀了

 ,不過我記得那是在我家的客廳裡,日光燈上飛滿了像是長了翅膀的螞蟻,牠們不

 斷的往日光燈衝去,撞了幾撞也不打緊。爸爸說這種昆蟲在日光燈附近盤旋,就表

 示天快要下雨了。


 我好奇的問,那為什麼牠們一定得飛在燈附近呢?

 爸爸回答說,因為這世上的生物大都有向光性啊。原來向光性的意思就是趨向光線

 或是接近光源的意思。這表示生物大都需要光線才能生存,而且光對生物來說也帶

 來了安全感。



 『就像看了恐怖片,結果晚上不敢關燈睡,一定得把燈打開了才敢闔眼一樣。』

 這是芸卉的說法。她單純的解釋了光源對生物帶來的安全感,彷彿安全感三個字對

 她來說並沒有他人解釋的那樣多元化。


 『不,尼爾,我想你可能欠缺了太多的考慮,所以你才會跑來跟我說這些。而且你

 誤解我的意思了,我說你沒有安全感,不是你這個人對我來說沒有安全感,而是我

 們如果沒有了那一層深厚的朋友關係,那麼我們在一起了也會沒有安全感,對我來

 說,我會沒有安全感.....喔!我的天啊,我到底在說些什麼?』


 把上面這段話說得很亂讓我聽不懂而且連自己也聽不懂的是小芊。對,輕舞飛天郭

 小芊。她對安全感三個字的使用範圍上比芸卉來得廣泛太多,畢竟她跟她是不一樣

 的女人,相差有十萬八千里的平方。


 她會說這段話是有一天我跑去要她當我的女朋友,而且長篇大論的告訴她為什麼我

 會突然要她當我的女朋友之後,她深呼吸一口氣後的反應。


 我想她並沒有把我想跟她在一起的理由聽進去,我只是告訴她我過厭了沒有安定穩

 固愛情基礎的日子,速食愛情對我來說已經不具任何意義,我需要一個互相了解也

 互相欣賞的對象來共同相處。


 『你到底有沒有了解了我所謂安全感的意思?』她問。在那個節骨眼上,她只在乎

 我有沒有明白她說的話的意思。

 我似乎沒有非常明白,妳能再說一次嗎?我說。


 『好。我再說一次。』她閉上眼睛,緩緩的向後倒退一步,然後慢慢的說:『所謂

 郭小芊對尼爾的安全感,是來自我跟尼爾多年同學兼好友的情感所構築而成的,如

 果這一曾多年構築的情感被另一種我們陌生的關係給介入了之後,那我對你就沒有

 安全感了,這樣,你能了解我的明白嗎?尼爾。』



 小芊,妳是說,妳沒辦法跟我在一起?

 『從結果面來講,是的,我沒辦法跟你在一起。』


 因為我們多年來構築的情感?

 『從理性與確切的說法來講,是的。』


 妳所謂的陌生關係是情人關係嗎?

 『對,就是情人關係。』


 為什麼情人關係對妳來說是陌生?

 『不,我的意思是情人關係對「我們」來說都陌生。』她強調了「我們」兩個字。


 所以妳的意思是,妳不跟我在一起,是因為我們沒辦法當情人?

 『喔!我的天,尼爾,你什麼時候變笨了?』她有些失去耐心了,『總之,我沒辦

 法以情人的身份跟你相處,你只適合當我的朋友,這樣你了解了嗎?』



 或許我真的了解吧。就算幾年後我跟小芊上了床,有了類似一夜情的性關係,在一

 起與否對我們來說都已經不是重點的現在,我或許真的了解了吧。

 那是幾年前我剛退伍的時候跑去跟小芊說的,當時我只是很單純的想找一個我了解

 她,她也了解我的女孩子一起相處下去,但沒想到當時的我居然也是單純的。我還

 因此不敢跟小芊連絡長達三個月,後來還是小芊主動跟我連絡才化解了告白失敗的

 尷尬,而且她跟我連絡的理由很好笑,是提醒我「尼爾與雅容分手紀念日」。



 對,她打電話給我,然後告訴我,『尼爾,今天是你跟雅容分手滿五年的日子喔,

 你一定忘記了吧。』對,她是這麼說的。



 媽的!分手就分手了,還記得幹嘛?這是我當時的反應,但我沒有說出口,我只是

 在電話中傻笑,然後掛掉電話開始想念雅容。


 突然我覺得好像有一道傷口在我的身體裡醒了過來,那種痛覺很特別,它一下子跑

 到左邊的肺葉,一下子又跑到了胸口,一下子哽在喉頭上,一下子又回到了心臟。

 腦袋裡不斷出現雅容的樣子,好清晰好明顯。我坐在辦公室裡,那痛覺在身體裡亂

 竄使我明顯的不安。我覺得我好像在五年前跟她分手的時候忘了難過,五年之後痛

 覺才從身體裡的某個地方醒過來提醒我。


 某個地方?啊!天啊,是哪個地方?到底是哪個地方讓這個痛覺醒過來的?我想躦

 進我的身體裡去尋找,尋找那個地方,但我是我,我不是別人,我進不了自己的身

 體,我找不到方法。


 就這樣到了滿二十九歲的今天,西元兩千零五年,那個痛覺已經漸漸消失不再那麼

 明顯的時候,我接到了一封信,來自十年前。














 - 待續 -
















     * 十年不短,但對想念一個人來說,太長。*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