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19)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Mon Apr 25 12:43:51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相較於前兩個女朋友,也就是田雅容和魔女系的系主任柳嘉恩,彭以芳可以算是我

 付出最多,也最努力去愛的了。


 或許你會覺得奇怪,並且想這麼問我:「照你這麼說,那田雅容跟柳嘉恩都是你不

 怎麼付出,也不怎麼努力去愛的囉?尼爾。」

 不,不是這樣子的。我會覺得彭以芳是我最努力去愛,也愛最多的女孩,是因為當

 時我和她相愛的環境。


 你們不知道相愛的環境會影響兩個人的愛情嗎?



 我跟田雅容還有柳嘉恩在一起的時候,是個快樂的大學生。大學生的本份只有兩個

 ,就是把書念好還有盡情的玩。〈當然如果家境不富裕的話,就要盡情的打工。〉

 所以那時候的我是自由的,我想見田雅容就可以見到,我想見柳嘉恩就可以見到,

 甚至隨時隨地都可以牽著她們的手去散步,或是買張電影票在戲院裡耗一整個下午

 ,如果嫌不夠愜意,還可以相約夜裡躺在操場中央望著星空看大熊星座夠不夠明顯

 ,外加親吻擁抱蜜語甜言。


 但是我跟彭以芳在一起的時候,我正好在當兵,每天面對的都是一群狗官狗人,看

 見這些狗會嚴重影響心情。當思念排山倒海而來,還得躲在暗處偷偷打行動電話,

 講到一半還會因為訊號太弱斷訊。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她還在溫暖的被窩裡,當

 我有空可以偷打電話的時候已經上午十點多,她已經在百貨公司上班不能接電話。

 她下班的時候我正好在點名吃晚飯,她到家的時候我正忙著搶浴室洗澡,她在看電

 視的時候我忙著我的業務,她要睡覺的時候我還在加班。



 當我真的有空打電話給她的時候,她用睡著的聲音跟我說「我很想你,但我好睏,

 我要睡了。」



 我跟她在一起三四個月的時間,除了放假之外,幾乎每天都這樣。或許你會說,那

 放假的時候可以一起出去玩啊。很巧,我也這麼想,但現實總會跟我說:「尼爾,

 你想得太美了。」



 對於一個正被兵役綁死,生命與生活完全沒有自由的男人來說,擁有一個女朋友三

 四個月,其實嚴格說起來只能算一個月。為什麼?我算給你聽。假設一個星期放兩

 天假,一個月也才放八天假,四個月下來也不過三十二天。要是再扣掉她有自己的

 事情要處理或是和朋友要出去,那根本就不到一個月。



 而且,她工作的地點是百貨公司,百貨公司星期六、日是很難排到假的。要是再碰

 上什麼週年慶,那大概要有兩三個禮拜是沒辦法休假的。


 還有最重要,也最雪上加霜的一點,就是她的百貨公司在台北,而我的部隊在高雄

 。所以,我每次一放假,我就立刻飛奔機場,搭機到台北,然後再搭捷運到百貨公

 司裡找她。就算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通常到台北也大概已經接近晚上九點了。


 講了這麼多,其實簡單的一句話就是「我放假的時候陪她上班,她下班的時候陪我

 放假。」



 「那是一場很辛苦的戀愛呀!尼爾。」


 幾年後,當我跟芸卉聊起彭以芳的時候,芸卉這麼跟我說過。她很直接自然的用了

 辛苦兩個字來形容我跟彭以芳的愛情,我聽了有些吃驚,不是很認同這個詞句,我

 想反駁她一些什麼,但又想不到更適合的詞句。



 我在想,如果是彭以芳聽見芸卉這麼說,她會跟我一樣吃驚嗎?會跟我一樣無法認

 同辛苦兩個字嗎?還是,她會點頭如搗蒜的說『是啊,真的很辛苦』呢?


 我不知道,也無從去猜測和考證了。


 不過,後來的後來,我開始認同芸卉的形容了。因為,越是辛苦的相愛的環境,會

 讓自己越愛那個人。因為,一切都是那麼的得來不易。



 我曾經為了彭以芳的一句『某雜誌裡的某個繡有蝴蝶的包包很美。』我利用等她下

 班的時間,找遍了全台北市的精品店,一個九千八,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付現金帶

 走。我曾經為了彭以芳在上班的時候一句『我想念淡水的阿給。』我先到家用品樓

 層買一個保溫瓶,然後搭捷運到淡水買阿給,放在保溫瓶裡面以防它冷掉了,然後

 再搭捷運回來拿給她吃。彭以芳半夜睡不著吵著要看日出,而且要立刻就看到日出

 ,我還得哄她開心拿著一顆燈泡到陽台外面扮太陽,扮得不像被她看到我的影子還

 會胡鬧。點了一碗牛肉麵剛送來時說她想吃披薩,我就得立刻帶她到必勝客。走在

 敦化南路的斑馬線上,她說她想從遠東企業大樓那一頭斜著橫跨安全島到另一頭的

 AUDI經銷商,我就得陪她玩命。連接台北市與永和之間的福和橋,她說她想用

 走的不想騎車,我就得牽著機車陪她走。木柵動物園裡的獅子長得太醜,她要我拿

 石頭丟牠,害我冒著被抓的危險丟了快跑。跟她打賭輸了要我站在SOGO百貨大

 門口大喊三聲我是笨蛋,我也紅著臉照做。



 你說我太寵她嗎?你說她根本就是把我當作玩具或是小丑在玩耍嗎?我知道我知道

 ,我了解你為什麼這麼想。曾經,我也在一個人搭機飛回高雄準備收假的路程上想

 過這個問題,但她曾經這麼跟我說過一句話:



 『只有你在我身邊的時候,我的任性才能得到依靠。』



 頓時,我不知道該跟她計較什麼。如果這樣能讓她快樂,我沒有什麼損失,反而是

 獲得。



 或許你會說,她一直都在接受我的付出,她難道都不需要付出嗎?

 她會替我準備早餐,她會替我戴上安全帽,她會替我訂好來回機票,看電影的時候

 她會替我買好我要吃的薯片和可樂。有一次,我要趕搭上回高雄的飛機,她站在驗

 票口哭,不論我怎麼哄怎麼說,她就是止不住淚水。等到我降落高雄,打開手機的

 時候,我才從她傳來的訊息裡知道她為什麼流淚。



 『飛機一離地,你就離我一個天空的距離了。』



 我跟她一樣在機場裡流下了相同份量的眼淚,差別只在機場的不同而已。我很難不

 愛她,不!我應該這麼說,我很難不深深地愛她。我說過她是個很聰明的女人,她

 擁有女人該擁有的魅力,也擁有女人該擁有的馨柔。或許比起田雅容,她沒有雅容

 的細膩貼心。或許比起郭小芊,她也沒有小芊的堅強伶俐。就算拿她比起柳嘉恩,

 她也沒有嘉恩對愛情那麼的拿手在行。


 當她在我生命中所出現的女子當中,並不是最優秀也不是最特別的時候,為什麼我

 最是深愛她?



 因為,是我讓她在我心裡,那麼特別。


















 - 待續 -


















     * 飛機一離地,你就離我一個天空的距離了。*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