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16)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Mon Apr 25 12:42:15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我在爸爸五十八歲那一年強迫他退休,他的身體已經不堪負荷。而那一年我二十七

 歲,也就是兩年前。在我要升國小五年級的時候他曾經中斷過教職兩年,這之前有

 提到過,兩年後他又回到學校教書,這一教又教了十四年。都已經當上學校的教務

 主任了。


 退休之後的他就像其他的老人家一樣,一閒下來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家裡後陽台的

 花花草草在三天之內被他活活澆死了一半,地板每天都跟剛擦過的沒什麼兩樣,他

 的床鋪整齊到我曾經懷疑他不在家裡睡覺〈因為那看起來沒人睡過〉。他每天早上

 替自己煮一鍋飯,然後每一餐都到家附近的自助餐店去包菜回來,一鍋飯吃一天剛

 好吃完。


 包菜是他一天當中最重要,也最快樂的工作。為什麼?因為他去包菜的時候可以找

 鄰居街坊聊天,那是他一天當中最不無聊的時候。


 金城武有個手機廣告,說那支手機可以防無聊。他像個孩子一樣的跑去通訊行跟行

 員說他要買那支防無聊的手機。結果行員光是教他使用就花了兩個半小時,而且還

 教不會。


 「那果然是一支防無聊的手機,」爸爸笑著說,「光要學怎麼使用它就得花兩個半

 小時,真的很防無聊。」


 後來他還是沒有買,因為買了也不會用。氣炸了那個行員。


 我曾經建議他到公園裡去跟那些爺爺伯伯們下棋聊天,他非常不願意。他說那些個

 老人家至少都比他大十五歲,而且每個人講話都有很重的外省腔,他怎麼努力用力

 使力費力的聽都聽不懂。他說有一次在包菜的時候遇見山東來的李伯伯,想當然爾

 大家夥都叫他老李。他跟李伯伯在自助餐館裡聊了三十分鐘,他只聽得懂兩句,一

 句是「哈哈哈」,一句是「你說好不好笑」這兩句還是連在一起的咧。他只能嗯嗯

 嗯的陪著笑,老李笑得大聲,他就跟著大聲,或是補一句「這真是有趣」。


 「其實一點都不有趣。」爸爸說,「再怎麼有趣,聽不懂還是不有趣。」


 後來爸爸又開始每天往學校裡面跑,回去跟他的老同事們聊天說話。有一天,那些

 老同事帶他去打高爾夫球,他竟然就這樣迷上了高爾夫。我曾經和爸爸一起到高爾

 夫球練習場去揮桿,你可別看他將近六十歲的身體,他一桿還是可以揮過一百五十

 碼,練習場的教練說我爸爸已經算是奇葩了,六十歲左右的人剛練高爾夫就可以打

 到一百五十碼已經是一件不錯的事。「李登輝一天到晚在打高爾夫,他長桿也不過

 兩百而已。」教練說。


 那天爸爸很突然的問我,為什麼這幾年一直不見我交女朋友。面對這天外飛來一支

 爸爸的筆,我突然間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這筆就這樣穿過腦門。



 「你該不會只交過雅容這麼一個女朋友吧?」爸爸問。

 不是的,爸爸,我交過三個女朋友。爸爸只見過雅容。


 「那些女朋友呢?」

 不知道耶,呵呵,說不定她們都已經住在別人家裡。我試圖輕鬆的回答這問題。


 「嫁人啦?那三個都嫁人啦?怎麼跟你交往過的女孩子都嫁給別人吶?」

 爸爸,你說這什麼話?那並不是我的問題好嗎?


 「不然還是女孩子家的問題啊?」

 不是的,爸爸,那跟誰的問題沒有關係。


 「那不然是誰的問題啊?」爸爸問,他的眼神充滿著不了解。



 那不然是誰的問題?啊!我的天,我也不知道啊。不是我的問題,也不是女孩子家

 的問題,那到底問題在哪裡呢?



 「尼爾啊,你都已經二十七歲了,替自己想一想吧。爸爸再活沒幾年了,想看看你

 這小兔崽子生的孩子長得像不像人。」

 爸爸,你在演連續劇嗎?這台詞跟連續劇的一模一樣喔。


 「連續劇還不就是照著人生腳步在演的嗎?沒有人的想望,戲怎麼演的出啊?」

 可是,爸爸,戀愛可不是照著人生腳步在走的啊,可不是你的年紀到了,就會蹦出

 一個女孩子來對你揮揮手說『嗨!尼爾,我是來嫁給你的。』這就不是人生啦。


 「可是,你也不能都沒動靜啊。」

 爸爸,沒有好的對象或是適合的對象出現,我怎麼有動靜啊?


 「雅容呢?她在哪啊?爸爸覺得她不錯啊。」

 爸爸,我也知道她不錯啊,但她已經是七年前的人了。


 「你怎麼不找她?」

 爸爸,拜託,我又不是GPRS,說找就可以找得到的喔。


 「什麼GS?」

 不是GS,是GPRS。哎呀,那不重要啦。


 我趕緊把話題轉到其他地方,不讓爸爸繼續在女朋友這件事情上繼續跟我僵持。不

 過,兩年的時間過去了,我已經二十九歲,而這兩年裡爸爸再也沒有跟我提到女朋

 友的事情。


 這幾年的時間我陪爸爸一起去打過幾次高爾夫球,有時候他以前的同事會一起去,

 而且帶著他們的太太。其實某些看起來溫馨美麗的畫面對爸爸來說是很殘忍的,像

 是替自己的先生買飲料啦、擦汗啦、談天說笑等等的這些個小動作對旁人來說是沒

 什麼,但對爸爸來說是一種永恆的失去。所以我總會刻意站在爸爸面前,不讓他看

 見這些畫面。


 但爸爸不是笨蛋,他知道我在刻意的「替他」逃避。


 「假如你媽媽知道這些事,她會很高興生了你這個懂事的孩子。」爸爸說,他臉上

 漾著滿意的笑容。

 可是,媽媽不會知道這些事,所以這個假如是多餘的。


 「尼爾,我知道你不喜歡「假如」,你覺得那是假的,因為那不可能發生,所以不

 需要浪費時間去想所謂的「假如」,但是,「假如」有時候是必須的,那像是一種

 免費而且有效的藥,它用來治療某種程度的絕望。」

 爸爸,你說的我懂,但我不認為它能治療什麼絕望。


 「兒子,你不認為它能治療什麼絕望,那是因為你從來不曾懷著希望。」這句話爸

 爸只是輕描淡寫的說,卻在我心裡狠狠的撞了一下。



 「你不知道你媽媽走的那一天,我有多麼希望你不要出生,因為如果你不出生,那

 麼你的媽媽就不會死。」


 「但是,她告訴我她用生命換來另一個人和我繼續過下半輩子,而這個人是我的兒

 子,我必須要好好愛他。」


 「這二十九年來我每天入睡前都希望明天醒來的時候,會看見你的媽媽睡在我的旁

 邊,但從來不曾如願。」


 「這當然不會如願,而且這永遠都不會如願。所以我才需要「假如」。我常在一個

 人吃麵的時候問自己,假如你媽媽在的話,那這碗麵她一定會喜歡吃。」


 「我常在一個人看著照片的時候問自己,假如你媽媽在的話,她一定會說這張照片

 她的姿勢很難看。我常在一個人去包菜的時候問自己,假如你媽媽在的話,那麼她

 一定會要我包個土豆麵筋回家去,因為她喜歡吃。」


 「就拿現在來說,假如你媽媽在的話,她會跑去買礦泉水給我喝,她知道我很容易

 口渴。」


 「這些假如就像是你所說的,它不會成真,所以不需要花時間去想它。」


 「但因為我每天都希望著你媽媽還在我身邊,所以我需要它。」



 我的眼淚很快的溢出眼眶,我試著跟爸爸說對不起,但我的哽咽使得喉嚨不聽話。




 這讓我想起十一、二年前,那時我高中。我曾經企圖說服爸爸再娶一個妻子,我不

 想看見他老的時候沒有人陪他一起坐搖椅數星星。


 但是,爸爸帶我走進他的書房,指著書櫃最上方的那張放大的照片,他說:


 「那是我太太,那是你媽媽。」

















 - 待續 -















        * 是的,那是我媽媽。*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