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12)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Thu Apr 21 04:26:23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tnews.csie.nctu!news.cs.nthu!WHSHS






 #3. 沒有什麼假如的事


      對!就是這樣,沒有什麼假如的事。

      沒有什麼假如這個假如那個的,

      沒有什麼假如我怎樣你會怎樣的,

      也沒有什麼假如你怎樣我就怎樣的,

      沒有。就是沒有。沒什麼好說的。


      輔導老師曾經試圖撫平我失去媽媽的傷痛,

      說什麼假如媽媽在的話會不喜歡看我這樣,

      媽的!我是怎樣?我有怎樣?我哪能怎樣?

      什麼有媽的孩子像個寶?我寶你個混蛋!

      那些寶一天到晚笑我沒有媽媽是怎樣?!

      我在他鼻子上補個兩拳又怎樣?!

      反正他是寶啊!他有媽媽可以為他呼呼啊!


      別跟我說什麼假如媽媽在會不喜歡我這樣的!

      媽媽不在了!就沒有人會不喜歡我這樣了。

      對!就是這樣!沒什麼好說的!








 課長腦袋裡裝的是大便!對,沒錯!就是大便!我非常確定,這不需要照X光。就

 算照了X光你也只會看見那一坨一坨勾芡了的大便。勾芡你了解嗎?這不代表大便

 的濃稠度,而是那個形狀。對,就是卡通常在畫的那種,鳥山明〈一位日本的漫畫

 家,著名的七龍珠就是他畫的。〉的《機器娃娃與怪博士》裡面常出現的那一坨。

 而且那一坨大便會說話。



 課長的腦袋裡裝的是大便!對!就是這樣!沒什麼好說的!



 我不知道他每天到底都在忙什麼?看他跑來跑去晨會午會夕會什麼亂七八糟阿里不

 達的會一個一個的開,手上的文件一疊比一疊厚。他完完整整的把這些東西抱回來

 ,然後擱在那裡。對!就是擱在那裡。他的座位後方有兩個櫃子。他到外技課還不

 到一個月,那兩個櫃子已經滿了。


 你常會接到打到外技科來劈頭就問課長在不在的電話,那口氣像是課長欠他好幾個

 月的會錢不給。然後你把電話轉給他,他會一直傻笑點頭說「這件事我正在處理中

 」,其實根本沒有。然後他掛了電話,開始往後面的兩個櫃子裡找東西。這大概又

 要花個十來分鐘,因為他從來都不把project分類,那些project找

 起來像在大海撈針,你會看他找的一頭汗。等他找到了project,他就把課

 裡所有的人都叫到他旁邊,不管我們是不是正在忙著其他事情。


 「那個誰誰誰,把這個project看一下,看有沒有什麼該回覆的,然後寫個

 電子郵件到美國。」


 這時你可能會問,翻審project的工作不是課長在做的嗎?是啊,就是課長

 在做的,但是他不會,所以你得幫他。


 「課長,這個project可能需要會同研發部的人來看一下。」同事會這麼回

 答,因為這是研發部跟我們之間一起組team,也需要一起完成的。


 「是嗎?那你覺得找誰來看的好?」他說,一臉正經的。


 媽呀我的天!你是課長啊,這不是你該知道要找誰的嗎?不然當初你是怎麼分配人

 員負責這個project的呢?



 「我覺得這需要找研發部的誰誰誰來看看。」同事回答。

 「好,很好,我也是這麼想。我建議你快點打電話給他。」


 你建議?這是你建議的?這下子又變成了你的功勞?是你建議我們要找這個人的?




 他創下天地無用的紀錄還不止這一項荒唐至極的。他身為一個課長,還號稱有過十

 多年主管經驗的課長,居然連ISO都不知道?請他記得一些常用的表格編號,像

 是老師在請小朋友把九九乘法表背起來一樣的痛苦。


 「尼爾,來來來,幫幫我。你看看這個文件格式是幾號?」

 13–5,課長,13–5。這我已經跟你說過了,13–5就放在你左後方的櫃

 子裡,從上面數下來第五格。



 「哎呀,尼爾,我又忘了上一次你跟我說的7–3是放在哪裡了?」

 放在左邊那一排由上往下數來第四格。


 「喔,對對對,我記起來了。」

 課長,你要寫什麼?為什麼要用7–3?


 「我要寫料號條碼編檔表,這是7–3對吧?」

 不,不對,是5–3。


 「啊啊啊,對對對,是5–3沒錯。」他傻笑著說。


 笑笑笑?!笑你媽個BBS!




 他喜歡跟別人保證事情,尤其是對上面的人。他喜歡保證某個project可以

 由外技課負責,或是保證哪件事情外技課的人員一定可以完成。但他對那件事情了

 解嗎?我告訴你,一竅不通!來,跟我念一遍,一 ---- 竅 ---- 不 ---- 通!


 懂得一分的他會跟你講到十分,懂得半分的他也會跟你講到十分。那如果他懂得兩

 分呢?我告訴你,那就是地獄了。他會講到破表,講到連神都會掉下巴。


 這會產生什麼情況你知道嗎?


 當他與別人信件往來,談及他所保證的project時,他變開始言詞閃爍,然

 後講一些不知道在講什麼的東西。別人會以為他說的好像是對的,但感覺怎麼看不

 太懂,於是寫信來問他。這時他會跟那個人說:「哎呀!這比較專業,你不能了解

 我的明白啦。」




 他常跟我們抱怨每天都要處理一堆信箱裡的信,光是回信就回不完。於是有一天課

 內會議,他決定把所有寄給他的信件都轉到所有課員的信箱裡。他說:「因為我的

 業務比較繁忙,信件又太多無法處理,所以大家幫我個忙,幫我看一看信,如果有

 重點就告訴我。」



 這下好玩了,他再也沒有秘密了。對,沒錯,他再也沒有秘密了。他每天大約會有

 一百二、三十封信件,但其實真的有用的大概十來封。那其他的一百多封是什麼信

 呢?其他的一百多封信大致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寫來問他「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你到底在說什麼?另一種是寫來罵人的

 ,問他什麼時候才回給回覆,計劃因為他的緣故而耽擱是常有的事。



 所以我們都把他的信件當笑話看,十足的網路笑話。而且我非常不明白的是,他明

 知自己的信件裡幾乎都是會讓他出糗的信,為什麼還敢把信件發給我們?難道他的

 臉皮已經厚到連原子彈都轟不破了嗎?



 有時候真的看見了重要的信件,我們會趕緊告訴他。但我們常常找不到他在那裡,

 於是我們打手機。


 「課長,有件○○○的事情,好像很重要,你要不要回來處理一下?」

 他會回答你:「這件事情我知道,而且我現在在開會,不要吵我。」


 然後,再過個幾小時或是隔天,我們就會看見寫來罵他的信:「陳耀國,你到底在

 幹什麼?昨天跟你講的○○○的事,你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給我們答覆?」


 這時他就會很快的把○○○事情拿出來,要我們放下手邊的工作,然後替他分工完

 成。



 「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為什麼?我不是叫你們要替我看信件嗎?」

 他拉開嗓門有點大聲的質問著所有人,但沒有人要理他。



 對,就是沒有人要理他。



















 - 待續 -

















    * 「我可以罵髒話嗎?芸卉。」電話裡,我這麼對她說。*

       * 『可以。』她回答。*

        * 「幹!」*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