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9)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Thu Apr 21 04:24:56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WHSHS






 不知道總經理是吃錯了藥還是頭殼開始產生外星變化?高雄分公司成立內銷課的

 日期決定延後,而且是無限期的向後延。他們會跟你說的很好聽,什麼內銷課只

 是一個小課,像尼爾你這樣的人才待在內銷課真是埋沒了。而且台北已經有內銷

 課,暫時不需要在高雄成立內銷課。而且無限期向後延期的意思,其實不像字面

 上看起來的那樣遙遠,說不定是下個月,也說不定是下一季。


 我聽他們在放屁!


 如果真是下個月或是下一季就會成立內銷課,那麼為什麼從來不見台北的內銷課

 人員到高雄來做前置作業?高雄的地價比台北便宜,地租與倉庫租金也就比台北

 要來得省,公司在高雄縣租了一間倉庫,這間倉庫的規模至少是台北的三倍大,

 但我們的內銷人員只有台北的三分之一。他們的說法是把一個行政單位從北移到

 南部,這當中有許多的情況需要事先評估,不宜冒進。而且台北的內銷課人員大

 都是台北人,或是已經在台北住了一段日子,如果要把他們調到高雄的話,那肯

 定會引發一波離職潮,這會失去一些好員工,也會因為訓練新的員工而增加成本

 。所以,尼爾啊,你在公司待了五年了,內銷課和生產部你都待過,我想由你先

 來負責這些工作,應該不會是一件難事才對。



 我去你媽的BBS!你們就會光出一張嘴巴,累得也是那兩張嘴唇,當然一點都

 不覺得難。



 他們把成立內銷課的時程往後延的目的,其實是要成立一個新的課,叫做「海外

 技術課」,目的是要引進一些日本及歐美的製造技術,以及更加直接的技術交流

 ,再加上公司原本的某些優良技術來做結合,讓我們所生產的產品品質更好,以

 求外銷訂單的量能提高。


 因為這個課的成立,公司很快的應徵了五個倉管人員,以及一個曾經有過倉儲主

 管經驗的人來擔任倉儲主任,而我的被調離倉儲部,來到海外技術課。


 我成了公司有史以來在短時間內調動最多單位的資深人員。〈媽的我看起來像顆

 皮球嗎?〉


 報到那天分公司經理有到課裡來宣佈,說我們的海外技術課的課長再過幾天就會

 到公司報到。他是一個有過十多年主管經驗的課長,之前一樣在製造業服務,相

 信他會有能力帶領這個新的team,為公司在學習海外技術的過程當中能夠更

 加順利。



 果然,在幾天之後,經理一早就帶著新課長到課裡來。

 「我來隆重的跟你們介紹,這是你們海外技術課的課長,他叫做陳耀國,從今天

 開始他將會跟海外技術課共進退,我們大家鼓掌歡迎他。」


 一陣稀稀落落的掌聲之後,那新來的課長陳耀國只說了句「今後如果我也不清楚

 的地方,還請各位不吝指導。」他的意思是他並不熟悉釣具的製程,所以可能需

 要我們來協助他進入狀況。


 因為我是課裡最資深的人員,所以我的階級已經到了製程工程師的位置。我被經

 理分配到美洲線,也就是美洲地區跟我們公司有技術交流的公司,都是由我來負

 責溝通接洽。



 一開始的時候我會很擔心我跟對方的製程人員無法溝通,因為我們使用的東西與

 某些術語是不盡相同的,而我就算在電子郵件裡面看見他們傳過來的產品雛型,

 我也不知道這產品的某個部份叫做什麼名字?舉個例子來說吧。他們喜歡鷹這種

 動物,所以設計者常會自然的在圖側就標上鷹眼型○○,或是鷹嘴型○○○,但

 那是什麼我看不懂,所以常會用電子郵件往返詢問,而且當中會有很多錯誤的訊

 息交換。解釋久了以後,大家也就不再客氣了。對方會很直接的跟我說:


 「Are you a duffer?」意思是「你是笨蛋嗎?」


 其實我只是想問為什麼一定要把那個地方取名叫鷹眼○○或是鷹嘴○○?可以用

 其他的動物嗎?


 「No!We like hawks. 」不!我們喜歡鷹。這是他們的回答。


 我習慣了他們的鷹來鷹去之後,這樣的郵件變少了,但換成他們寫信來問我類似

 的問題。「What's LP?」,有一次他們看見我們的新聞,寫來mail

 問我什麼是LP,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於是我說:



 「male's precious. 」男性的寶貝。



 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懂了。但我想就算他們搞懂了男性的寶貝是什麼,也可能沒

 辦法聯想為什麼男性的寶貝要簡稱LP。



 有時候他們會問些幾近笨蛋才會問的問題,而這些問題都是把圖看仔細一些就會

 得到答案的,於是我就會答:

 「Are you a duffer?」我自以為將了他們一軍的回這一句。

 「No!I am your father. 」他們會這麼回答。〈真是銬到結繭

 。〉




 在外技課的工作比之前更具挑戰性,也更有活潑性,我開始覺得工作有樂趣,而

 且會因為完成某項工作而滿意。芸卉也會打電話來關心我的狀況,她一直認為我

 在這種挑戰性高的課組裡可能會被欺負。


 妳不要被欺負就好了,還反過來擔心我咧?我說。她在電話那一頭。

 『哎呀!尼小爾!我在內銷課已經四年了,除了課長之外我算是最資深的了,我

 怎麼可能被欺負?』


 但其實真實的狀況我都知道,那些比她資淺的課員總會因為芸卉心地善良又單純

 有禮,所以總會把某些不該是她工作份內的事情拜託她做。她還會很高興的笑著

 對人家說:『沒關係沒關係,這我來幫你做就好了。』


 聽說芸卉的馬自達6被她的妹妹開出去,結果撞爛了前面的保險桿,還爆出氣囊

 來。『我的天!我差點沒氣死!』芸卉說。但其實她怎麼會生氣呢?情況一定是

 她妹妹把車拖回來,然後跟她說保險桿壞了,氣囊也爆了,要記得去修理。而她

 一定是問妹妹有沒有受傷?保險桿跟氣囊才不是她在乎的。


 『尼爾,我是真的很生氣,氣她撞壞我的保險桿,而且氣囊很貴的你知道嗎?一

 顆要三、四萬呢!』她說。

 是啦是啦,我知道妳很生氣,妳妹妹沒事吧。


 『還好她沒事!車子的事情比較好解決。』她鬆了一口氣的說著。



 你看。我說的沒錯吧!這就是芸卉。



 在外技課的好日子沒過多久,課長開始出狀況了。而且他出的狀況是非常離譜的

 ,我開始懷疑他根本就沒有當過主管的資歷,更不懂得什麼是當課長該做的工作

 。



 我很想現在就開始批判他,可是一旦開始批判起來,可能會花掉很多篇幅。所以

 下一集我再告訴你。

















 - 待續 -
















  * 「我釘你個小人頭!」、「我插你個小人眼!」、「我戳你個....」*

  * 辦公室裡,我拿了個小人偶,在上面寫了陳耀國的名字,然後這麼做。*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