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4)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Sat Apr 16 23:19:44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tnews.csie.nctu!news.cs.nthu!WHSHS






 這天下班之後,我比平時明顯的累了許多。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來回奔波的關係。

 我的肚子說餓又不像餓,看到東西想吃又覺得有些反胃,明明昨晚有洗頭卻覺得頭

 皮很癢,跑了幾次洗手間洗了幾次臉,洗過之後還是覺得精神不太好,然後覺得呼

 吸不怎麼順暢,本想拿張面紙到廁所裡挖挖鼻孔,因為廁所有點遠所以大膽的在辦

 公室的桌底下就挖了起來,因為桌子與桌子之間有隔板所以還不至於被同事發現,

 但這種感覺像在路邊小便一樣,被人看見了並不會說什麼,但人家可能會因為一坨

 鼻屎或一泡尿就覺得你有點髒。


 但人生自古誰無屎呢?又人生在世誰無尿呢?一個人沒有屎尿是多悲哀的一件事情

 ?他可能會因為這樣的循環欠佳在幾天之內就葛屁了。所以怎麼能因為一個人在座

 位上挖鼻孔就嫌他髒呢?


 相信大家都忘了自己幾歲的時候學會挖鼻屎這項技術的,但我敢肯定一定是小學時

 期。因為當時的教育流行梅花座〈就是一男一女的順序入座,橫向是,縱向也是〉

 ,而男生剛學會挖鼻屎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把這當成是一種興趣嗜好,然後上課

 也挖,下課也挖,有事沒事食指就放在鼻孔裡,好像鼻孔就是食指該停放的位置,

 但男生這麼愛挖又不知道挖了該放哪?所以通通都往桌椅下「葛」去。


 說也奇怪,當時的女生們看男生在挖也不會說什麼〈也不太有機會看得見女生挖給

 男生看〉,偏偏在每週一次換位置的時候就開始嫌惡起來,她們不想坐在被男生「

 葛」過鼻屎的桌椅。



 我記得小學的時候,有個同學,他是個會把鼻屎給吃下去的人。而且他還開放表演

 ,不收門票。中午吃飯前他會表演一次,下午放學後他會看情況再行表演。他會在

 中午前表演是因為他說過鼻屎是他的開胃菜,下午放學之所以要看情形表演是因為

 庫存量可能會不足。我問過他吃起來的感覺如何,他說有點鹹鹹的,而且最討厭的

 是吃到鼻毛。



 他因此被老師罵得很慘,他的爸媽也曾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威脅他說:「如果你再吃

 鼻屎,我就把你的手給剁了!」



 哼哼,要我是他的爸媽,我會要他把鼻屎收集起來,收集成一整糰再吃會比較過癮

 。哈哈,哈哈,好笑吧。只是,為什麼我會講到鼻屎來?天啊!我的媽!我也不太

 記得了。

 總之,下班之後我覺得很累,芸卉很好心的開著她的馬自達6說要載我回家,我說

 不用了,麻煩載我到停車的地方就好。她問我為什麼記得拿機車的鑰匙,卻忘了家

 裡鑰匙?我說車子的鑰匙跟家裡的鑰匙是分開的。



 『尼爾,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芸卉說。

 是啊,我的臉色是不太好,因為我累到一個不行。


 『今天真是夠你受的了,是嗎?』芸卉轉頭笑著問我,基隆路的車陣依然長到地平

 線底。

 妳不說我還沒氣,妳一說我就有氣。



 今天中午回到辦公室之後,我用一路疾奔連轉彎都打四檔在前進的最快速度跑到龍

 課的辦公室,敲了兩下門表示禮貌,進去之後我輕輕的把門關上,然後恭恭敬敬的

 把六線的改進計劃放到他的桌上。



 「看你一頭大汗的,很喘啊。」龍課拿起計劃,抬頭看了看我。

 是啊是啊,喘到不行。


 「聽說你昨天為了計劃留在公司加班到晚上十二點多啊?」

 是啊是啊,其實是十二點而已,並沒有超過十二點。咦?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不知道?我還知道你吃了一包過期的蝦味仙,差點把你家的馬桶給拉破了

 ,對吧?」

 耶?!喔‧‧‧我的媽!該不會是偉鵬告訴你的吧?


 「不是偉鵬,是小丁。」

 小丁?小丁怎麼知道?


 「小丁說是阿淵告訴他的。」

 阿....阿淵?天啊!阿淵怎麼知道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對了。今天總經理開會的時候說,年底前先暫時不進行生產改

 進計劃,他要生產管制人員還有研發部先到日本去觀摩學習,大概是一個月之後,

 你準備出國吧。」

 出....?!出國?!那這一份計劃....?


 「計劃?就先放在你的抽屜裡吧。」龍課輕鬆的說著,轉身拿起他的高爾夫球桿就

 推起桿來了。

 不會吧!龍課,這計劃你也知道,我做了很久,花了很多心血....


 「我知道我知道,目前公司只是暫時不進行改進計劃,又不是一輩子不做。」

 那我可以知道為什麼突然喊煞車的理由嗎?


 「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在猜,可能是日本的SHIMANO跟DAIWA又研發出新的捲仔還有

 路亞,所以老闆想把錢花在研發部,所以生產部就等等吧。哎呀!反正研發部永遠

 都是最先拿到經費,也永遠都是花最多錢的啦。」

 那....那研發部跟我要的八線改進計劃呢?


 「不清楚,張副理好像說會發mail給你,你去收信看看嘛,說不定他已經發了。總

 之就這樣,你先出去吧。」

 啊....等等,我還是不明白阿淵為什麼會知道?


 「都幾時了你還在想拉肚子的事,去工作啦!沒生產改進計劃做就沒其他事可以做

 了嗎?」



 我頓時腦袋一大片空白,而且神奇的是這一大片空白還白得很亂。照龍課這麼說的

 話,我為了改進計劃加班加到結繭,為了改進計劃而吃壞肚子拉到一個霹靂不行,

 又為了改進計劃丟了皮包,忘了鑰匙,最後依然為了改進計劃換了一個天價般三仟

 元的鎖......



 結果這一大堆犧牲換來的是一句取消?!



 天理兩個字老天爺是忘了怎麼寫還是放在冰箱裡忘了拿出來?還是一個平凡無奇做

 事積極做好應該做錯活該的小小生產管制人員就該接受這樣的折磨?我滿肚子悶火

 開始猛烈且快速的燃燒中,我的耐心已經到了最頂點,我的犧牲一定要得到對等的

 回報,我一定要讓龍課知道這一切的一切我是怎麼走過來的。




 「尼爾,你還站在這裡幹嘛?是不是想跟我推兩桿,賭一把啊?」他挑著眉毛一副

 我一定會輸給他的樣子,把手伸進褲袋裡掏出一仟塊來。


 「喔!呵呵哈....,謝了龍課,不用了,我不會打高爾夫啦,哈哈哈....,你慢慢

 玩吧。」

 你看看,人就是這樣。明明你就是很不爽,還要裝得很OK,好像別人對不起你應

 該,而你被對不起了活該。



 『難怪今天我們內銷課一直覺得隔壁很熱鬧,原來就是這樣。』芸卉說。我們終於

 離開了塞到內心深處的基隆路,慢慢的往萬芳行駛。

 喔....芸卉,妳錯了,今天生產部之所以熱鬧並不是因為這一份改進計劃的關係。


 『不是啊?那是為了什麼?』

 為了我的拉肚子。




 說到拉肚子,我就想起阿淵。我走出龍課的辦公室之後,直奔阿淵的位置,結果阿

 淵不在,我就轉頭問小丁。


 「小丁,」我叫著,「為什麼阿淵會知道我拉肚子的事?」

 小丁回答「好像是明哲告訴他的。」


 我立刻轉了個彎走到明哲的位置,「為什麼你知道我拉肚子的事?」

 明哲說「是俊榮講的。」


 我又立刻回到我的位置,俊榮就坐在我對面,「俊榮,是不是你告訴明哲我拉肚子

 的事?」

 俊榮回了我一句「不是我,是偉鵬說的。」


 他才剛講完,偉鵬就走到我旁邊,拿了一瓶正露丸〈治腸胃不適和拉肚子的藥〉,

 然後很正經的說:


 「對不起,尼爾,我也沒說,我只是把你跟我寫的紙條貼到公告欄上面去而已,大

 家就一目了然了。」

 他拍拍我的肩膀,然後說:「來,這是正露丸,你應該知道這是治什麼的,去吞個

 幾顆吧。」然後大家夥就呵呵哈哈的笑了起來。




 『是這樣啊,啊,對了,我都忘了問你為什麼吃蝦味仙吃到拉肚子?』

 呃....這....因為....


 『因為什麼?』

 因為那包蝦味仙過期。欲知詳情請參照藤井樹二零零五年的第一部小說《十年的你》

 第二集。


 『啥?什麼?你說什麼?什麼第二集?』

 喔,不不不,沒什麼。前面的肯德基停車吧,我請妳吃卡啦雞腿堡,謝謝妳今天的

 幫忙。


 『喔?不客氣。』



 芸卉笑了。

 跟她同事已經將近四年,我第一次發現,她的笑,其實很美。















 - 待續 -














     * 對了,我都忘了說,我在釣具製造公司工作。*

     * 我是公司裡唯一不會釣魚,也不想釣魚的人。*

    * 所以同事們都會覺得你很怪,也會把你當魚兒來玩。*

         * 唉.... *




 註1:SHIMANO與DAIWA是日本知名的釣具製造大廠。

 註2:捲仔是廠裡捲線器的簡稱(也可說是俗稱),而路亞是釣法名,較專業的名稱

   是擬餌,或稱假餌,所以路亞竿顧名思義就是路亞釣法專用的竿子。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