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3)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Sat Apr 16 23:19:25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tnews.csie.nctu!news.cs.nthu!WHSHS






 我果然拉了肚子,那包過期的蝦味仙有輕易的把人從床上挖起來的能力,一個晚上

 睡不到幾個小時,廁所倒是跑了不少次。我懷疑這一晚我待在馬桶上的時間比待在

 床上的時間還要長。



 這一陣拉著實拉得很慘,甚至把記憶力都一起拉進馬桶裡沖掉了。我不但忘了答應

 龍課今天要讓他看到六線的生產改進計畫,而把計劃忘在家裡,同時我也忘了帶手

 機,更忘了帶家裡的鑰匙。



 最慘的是,我在捷運上掉了錢包,而錢包不知道已經離我多遠了。



 當我發現這一切的時候我已經在公司樓下等電梯,芸卉正好也剛到公司,她拍拍我

 的肩膀說了聲早安,然後指了指我的褲子,說我的褲袋露了一半在屁股外面。



 『我還以為你帶了條手帕,原來是你的褲袋。』她輕掩著嘴巴笑著說。


 這時我就驚覺完蛋,一種像在看驚悚恐怖片的感覺從頭皮一直到腳底來回麻了一趟

 。這時電梯門開了,大家夥魚貫進了電梯,我想摸摸我身上其他地方有沒有錢包的

 蹤跡,但電梯很擠,芸卉就站在我旁邊,她被另一個男生擠了一下,就往我左手靠

 了過來,我的手想動一動都有些困難。



 好不容易到了我的樓層,芸卉問我怎麼看起來臉色很差?我說錢包不見了,她先是

 愣了一下,然後說微笑著說沒關係,午餐時她可以先借錢給我。




 她就是這麼單純的女孩。




 當錢包不在身邊的時候,一般人大都是先想辦法找到錢包,或是先確定錢包在哪兒

 。但她想到的卻是先解決我沒有錢花的問題。



 我連謝謝都不知道怎麼說了,只告訴她如果午餐的時候我需要她的百元鈔,我就會

 撥分機給她。



 我快步走到我的座位,打開我的背包,發現裡面只有一支紅筆和一支藍筆,還有一

 台計算機。



 「啊!!我的改進計劃!!」像是驚悚片又播到駭人的畫面,這回是從腳底到頭皮

 來回麻了一趟,心裡暗叫了一聲「慘!」,世界頓時像個被封起來烏漆抹黑的箱子

 ,而我被關在箱子裡,四周的空氣稀薄,伸手不見任何一指,除了心裡不斷重複的

 「你完了!你完了!你完了!」之外,所有的生物都不存在。




 「這下子慘到結繭了!」我望著顫抖的手,我嘴裡這麼說著,感覺胃裡開始分泌大

 量胃酸。這時偉鵬把昨晚我留在他桌上的紙條回傳給我,上面多了兩行字:「見你

 臉色慘又白,昨晚拉得很厲害?」



 我轉頭瞪了偉鵬一眼,他也正奸笑的看著我。我低頭在紙上寫下了:「多謝偉鵬君

 關心,昨晚拉掉三公斤。」然後揉成紙團丟回去。龍課在我丟出紙團的時候走進辦

 公室,他看了我一眼,「你還有時間丟紙團,可見計劃已經完成了,是嗎?」他說

 。



 「不,還沒有,呃,我是說,計劃是完成了,但並不在辦公室裡。」

 「那計劃在哪裡?」

 「應該是在家裡....吧!...我想,...應該是,在家裡。」

 「家裡?你的意思是要請我到你家一面坐著喝茶,一面研究計劃嗎?」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十分鐘後要開會,趁這段開會的時間你趕緊回家去拿。」

 「啊!多....多謝龍課法外開恩!」



 我目送龍課肥胖的身影走進他的獨立辦公室,在他把門關起來的那一剎那,偉鵬丟

 回了紙團。


 「真是減肥好聖品,可送龍課換獎金。」我拿著紙團走到偉鵬面前,學著龍課的口

 氣對他說:「你還有時間丟紙團,可見你的計劃完成了吧。是嗎?」


 不知道是我說得太大聲還是怎樣,龍課的聲音突然從後面傳來:「你還有時間學我

 ,可見你的皮繃緊了,是嗎?」



 在辦公室所有同事的哄堂笑聲中,我趕緊快步走出辦公室,按了向下的電梯,就連

 我要進電梯的同時,他們的笑聲還沒有停止。


 我摸摸口袋,沒有錢包,沒有手機,也沒有悠遊卡。也就是說我沒錢搭捷運,也沒

 錢搭計程車,更重要的是,這時我發現我連家裡的鑰匙都沒帶。


 真是美好的一天。


 我在門市部借了電話撥給芸卉,要她先擋個一千塊給我。但她很熱心的說要載我回

 家。她開了一部黑色的馬自達6,這讓我有些吃驚,因為她的型跟這部車很不搭嘎

 ,我問她為什麼會買這部車,她說好看,我就沒再問下去了。在車上我向她借手機

 ,她問我要幹嘛?我說要掛失所有的卡片,她這才笑了出來說『對喔,要掛失卡片

 。』



 『尼爾,我不知道你這麼糊塗,東西都不在身上你也不知道。』她說。

 「拜託!今天是特例好嗎?我平常不會這樣的。」

 『是啊,你看起來很精明,不過精明的人總有糊塗的時候。』她呵呵的笑了兩聲。

 「我一點都不糊塗,OK───?那是因為那包......」

 『那包什麼?』

 「那包....那個.....哎呀,總之今天的糊塗不是我的錯就是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沒能輕易的告訴她我因為一包蝦味仙拉到差點脫腸的事。




 回到家附近,隨便找了個開鎖匠來開門,鎖匠還很小心謹慎的問我家裡的擺設是如

 何,我想他在懷疑我是小偷。正當我在心裡稱讚他的細心謹慎時,他轉頭說我用的

 鎖太好,他沒有辦法打開,可能需要把鎖給破壞掉,然後換一個新的。



 這時芸卉看了看我,我看了看芸卉,氣氛冷到結霜。「這是哪門子的鎖匠啊?」我

 心裡這麼叫著。




 那,一個新鎖多少錢?我問。

 「你要最好的,剛好的,普通好的,還是不太好的?」


 最好的是多少?

 「三仟。」


 那剛好的呢?

 「兩仟伍。」


 普通好的是?

 「兩仟。」


 所以不太好的是一仟伍囉?

 「錯!是一仟。」那鎖匠得意的笑著。



 被鎖匠這麼一搞,我也不知道該選什麼樣的鎖。這時鎖匠又說:「換最好的鎖比較

 好啦,好用又安全,不怕遭小偷,我賣的這款最好的鎖啊,連我都打不開耶。」



 我該說這鎖匠生活壓力太大嗎?還是他非常有幽默感?



 『換最好的鎖好了。』芸卉說,『自己住的地方安全最重要。』

 「對啦!小姐說的沒有錯啦。」鎖匠頻頻點頭稱是,「安全最重要,安全最重要啦

 。」然後他就吹著口哨高興的換起鎖來了。




 不多久,鎖拆了,門開了,計劃拿了,手機鑰匙也都帶了,三仟元的「鎖匠打不開

 之鎖」也換好了,時間也已經接近中午了。




 芸卉拿三仟塊給鎖匠的時候,他還不忘囉嗦一番。「先生,剛才如果你不要最好的

 鎖,就還要再等十五分鐘耶。」鎖匠說。



 「十五分鐘?為什麼?」我狐疑的問。

 「因為我只有帶最好的鎖啊。」鎖匠說。他收拾好工具。

 「通常喔,只要我跟人家說這鎖連我都打不開的時候,他們都會選這個鎖啦。」鎖

 匠說。他步下樓梯。

 「所以你選這個鎖是對的,好選擇,好選擇。」鎖匠說。他走到梯轉處。

 「所以我只帶這個鎖也是對的啦。」鎖匠說。我已經看不見他,但他的聲音還在樓

 梯間繚繞。



 最後,他說了一句再見謝謝啦,然後我聽見公寓大門關上的聲音,一切都安靜了。




 我轉頭看著芸卉,芸卉也轉頭看我。


 「我可以罵髒話嗎?芸卉。」

 『可以。』

 「X!」















 - 待續 -

















   * 遇到這樣的鎖匠,別說你們,連寫故事的我也會想罵髒話。*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