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whshs.cs.nccu.edu.tw (吳子雲啊吳子雲),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十年的你 (2)
發信站: 政大狂狷年少 (Fri Apr 8 20:37:44 2005)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tnews.csie.nctu!ctu-peer!news.nctu!nctumenews!new






 我為了龍課要的六線,還有研發部要的八線,一個人留在公司加班到晚上十一點,

 突然聞到一陣滷味的香氣,那香氣引著我轉頭看,原來是大樓的保全員買的,他提

 著滷味,一臉滿足的巡邏著。


 那滷味提醒了我晚餐還沒吃,饑餓感像土石流一樣迅速的把我淹沒,我放下手邊還

 有一半以上沒完成的計劃表,開始翻找著抽屜裡的零食。


 「應該還有一包科學麵吧?」我這麼問著自己,卻沒看見科學麵的影子。

 辦公室的盡頭有一面大鏡子,鏡子裡反射了我翻找科學麵的動作,我的餘光看見鏡

 子裡有東西在動,停下動作轉頭一看,原來那是我自己。那翻找的動作像是一種祈

 禱,祈禱上帝讓我找到那包科學麵。


 結果沒有,上帝也因為一包科學麵而被證明了祂不存在。



 我環顧四周,並且站起身來。位置在我對面的俊榮是個零食狂,從上班的第一秒鐘

 開始他的嘴巴就不可能停下來,不管是甜的鹹的辣的酸的,只要是那一包包的零食

 他都不可能放過,像是收集零食的專家一樣。而且他很摳門,除非是他不很喜歡或

 是吃了一半覺得不太可口的零食,他才會拿出來跟大家一起分享。我想,他的抽屜

 裡一定有零食。我記得他今天還在說那包大溪豆干已經放超過三天了,要趕快找時

 間吃掉。


 可以被他放超過三天的零食,他應該沒多大的興趣吧。「他應該會樂意跟我分享吧

 ....」,我心裡頭這麼說著,然後像是一頭餓瘋了的獅子,猜測著前方似乎有獵物

 的影子,聳著肩膀踩著無力卻又充滿希望的腳步,繞過辦公桌,來到俊榮的位置。



 該死,他把抽屜上鎖了。這個死殺千刀的。



 頭一轉看見偉鵬的桌上有包蝦味仙,我想我的眼睛這輩子沒睜這麼大過,那蝦味仙

 的包裝好像瞬間被放大了百倍,我的眼睛再也沒有餘光的功能,滿滿的都是蝦味仙

 。


 我的天,為什麼塞滿我的視野,那麼大的一包蝦味仙,竟然不夠填補我的牙縫?我

 連那碎在袋底,一瞇瞇小的碎屑子都沒放過。袋裡亮晶晶的鋁箔被日光燈照著,閃

 了一下我的眼睛。


 在偉鵬的桌上留了一張字條,寫著「犧牲你的蝦味仙,擇日奉還可樂果。」然後回

 到自己的坐位上,打了個沒吃飽的嗝,牆上的大鐘指向十二點。天啊,我竟然已經

 在公司裡待了十五個小時。



 捷運沒了,公車停了,計程車也開始夜間加成了。我把計劃收進背包裡,「回家再

 做吧。」我自己對自己說。



 我先到公司樓下的全家買了泡麵,因為家裡已經沒有水餃了。招了一輛計程車,是

 台灣大車隊的,我喜歡搭這家的計程車,那種新穎有制度的感覺讓我感到舒服。


 「司機,麻煩你,辛亥路五段。」


 但我住在辛亥路五段嗎?不是,我只是把摩托車停在辛亥路。喔,從家裡騎摩托車

 到辛亥路搭捷運嗎?不是,辛亥路沒有捷運。那是搭公車嗎?也不是,辛亥路的公

 車沒到我公司。



 我只是把摩托車停在那裡,然後每天走路到萬芳醫院站去搭捷運。其實不是我不想

 把摩托車停在萬芳醫院附近,只是我曾經在辛亥路那裡的某家麵包店看見一個女店

 員,很像我國二時的暗戀對象。但為了免去認錯人的窘態,或是那種相認時的尷尬

 ,我選擇把車停在麵包店旁邊。每天一早就看得到美女的感覺很奇妙,而且那裡也

 蠻好停摩托車的。


 這其實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當我開始習慣把車停在那裡之後幾個月,她就好像

 離職了。曾經我鼓起勇氣走進麵包店去問:


 「那個不是很高,也不是很矮,頭髮不是很長,也不是很短的早班店員呢?她是不

 是已經離職了?」

 「你在說哪個?」新的店員表情特異,好像看見外星人一樣的回問我。

 「她叫許文秀,妳知道嗎?」

 「許文秀?我沒聽過。」



 喔,果然沒聽過,在她離職之後的幾個月我才進去問,夏天都已經變成冬天了,這

 中間也不知道換了幾個早班,她當然沒聽過。


 我想那應該不是許文秀,她跟我一樣都是高雄人,要在台北遇見她也不簡單。而且

 我仔細的想了想,許文秀的臉沒有那麼豐潤,眼睛好像也沒那麼大。



 只不過車子停在一個地方習慣了,我也就懶得再換另一個地方。就這樣停了三年,

 三年沒看見這個像許文秀的女孩,摩托車倒是老了三年,本來它還可以騎到八十,

 現在騎到六十就像要它的老命一樣。



 夜間加成的計程車貴了十五元,本來從這裡搭到公司樓下只要一百八十元,在半夜

 要一百九十五。我覺得奇怪,不是都說越夜越迷人嗎?怎麼越夜越貴死人?



 騎上摩托車,還是走一樣的路回家,有個路口的路燈已經壞了三個禮拜了,就是沒

 有看見市政府派人來換,還有接近我家的那個路口的閃黃燈,本來很規律的每兩秒

 鐘閃一下,現在變成每兩秒鐘至少閃了二十下。



 回到家裡,把門關上的那一剎那,周圍的安靜像是地雷被引爆了一樣,靜得那麼威

 力十足。在泡麵的時候被燙了一下手,整碗麵掉到地上,又燙了一下腳,我叫了一

 聲老天啊,然後開始罵自己白癡。


 我這一陣子似乎跟麵沒有緣份,想吃老李麵舖,結果是壽司,找不到科學麵,結果

 吃蝦味先,現在終於可以吃個泡麵,結果泡到自己的手腳。



 我打開冰箱,喝了一大瓶的冰水,肚子被水撐飽了,暫時不那麼餓。打開電腦,習

 慣性的開了outlook。該死,又是一堆垃圾信件,賽門鐵克的視窗每十秒鐘就跳出

 來一次,告訴我哪封mail是有毒的,不要開喔。


 有一次我心情很差加上無聊的鐵齒性格,硬是打開一封有毒的信件,結果硬碟的資

 料被病毒吃光,一邊吃還一邊告訴我它吃到哪裡。當它吃到我收集了很久很久的美

 女圖區時,套一句小說常用的話,「我聽見心碎的聲音。」



 總算把那些該死的信件都刪光了,我看見一個熟悉的寄件者ID,叫做Flyinsky,她

 是我的大學同學,名叫郭小芊。自從她在大學時看了有名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之

 後,她就想當輕舞飛揚,偏偏Flyindance有人用了,她就取了Flyinsky。



 「輕舞飛天?」我曾經這麼嘲笑她,結果挨了巴掌。



 她的信件標題是:「失去自我」,難得的一封自寫信。現在的人不是很喜歡寫信,

 又偏偏喜歡寄信,所以一再一再的轉寄信件給別人,在收信的時候真不知道是在開

 信還是在開轉寄過歷史信箱列表。



 她說:

 『尼爾,我失戀了。這次的戀情維持了八個月,我卻像是失去了八年的時間一樣的

 在痛哭著。他沒有告訴我分手的理由,只告訴我前幾天跟他一起看的【明天過後】

 ,是我跟他的最後一場電影了。可是,明天還沒到不是嗎?


 我知道我現在正處在牛角尖裡面,而且是那最尖的地方。我知道過些日子我會好過

 來,可是,到底要過多少日子才會好呢?


 他讓我想起阿風,你應該記得他吧。那個我的大學男友。

 在相愛的時候,幾乎是放棄所有的自我在愛著對方,但是當對方說分手的時候,就

 拿不回那個自我了。


 下次如果我再戀愛,我一定要是那個說分手的人,我想看看那個對方留在我身上的

 自我,會讓我有什麼樣的獲得感?


 尼爾,不知道為什麼的想告訴你這齣慘劇,大概是想約你明天下班後,陪我去喝杯

 伏特加萊姆吧。


 祝 安

                  小芊』





 不知道為什麼,看完她的信,我沒什麼特別的傷感。我總覺得她是那種愛情敢死隊

 型的,愛了就是什麼都無所謂,卻忘了留下自己美麗的愛情生命才有下一次戀愛的

 機會。


 而且,「自我」這個東西會愛到迷失嗎?我知道愛情的力量,我不是沒戀愛過,只

 是我總覺得,「自我」這名詞聽起來很接近,但它其實不知道遠到哪裡去了。而且

 它應該有其他的用途不是嗎?



 MSN咚咚了兩聲,原來是偉鵬上線了。我馬上就想起那包蝦味仙,忘了小芊的失戀

 ,我傳訊告訴偉鵬,那包蝦味仙已經在我的肚子裡了。


 「什麼?你真的把它吃了?」他用了驚訝的表情符號。

 「YES!」我用了大笑滿足的符號。

 「我銬....你真勇敢。那包已經過期了,我本來今天要丟掉的耶....」



 啊.......

















 - 待續 -


















      * .....過期的蝦味仙是什麼味道? *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