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弄咖啡館 番外篇 - 給我的諾基亞 (2)
hiyawu | 5 November, 2007 20:55

親愛的你,其實,原本我只是想藉著這封手寫信跟你說幾句話的,但寫到這裡,遲鈍的我才發現回憶的洪流早已經把我捲進去。這或許會是一封很長很長的信吧,我有這樣的預感。或許是今後能再跟你相見,然後把這些話說完的機會已經很難再有了,索性讓我用這封信說完吧,至少“寫”這個動作對我來說是安全的,因為我不需要看著你那雙會放電的眼睛。



我坐在一個人住了五年的小套房沙發上,看著在我左腳邊的小櫃子上那支你送給我的N76手機,有著類似法拉利紅的醒目顏色,你說,我真的很適合紅色,尤其是我偏白的皮膚搭上亮紅色的衣服,若在人群中一定可以很快地把我找出來的。



只是,我想問你,若是我真如你所說的,能在人群中輕易地被你找出來的話,那我們已經相識了十年的歲月裡,為什麼你從不曾把我從你心裡找出來呢?



你說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穿著一件紅色的T恤,配上一件白色的七分褲,看起來很有OL的感覺,那個時候我只是對你笑了一笑,其實心裡是有些介意的;明明我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大學生,你卻說我像個Office lady?難道你不知道女人最大的忌諱是年齡嗎?更可惡的是,你在說完我像個OL的時候,竟然眨了右眼,那狡黠的表情更是讓我覺得你在消遣我。



但是,坦白說,我真的很驚訝,你居然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的穿著,明明那次的聯誼活動,你載的人是小梅啊。而且你的記性其實不好,我們第一次出去看電影的時候,你甚至忘了電影是幾點開演的,明明那票是你買的呀。



「因為那天穿得比較好看的人是妳啊。」你這麼解釋著。聽了之後,我是笑著的。

與其去完全相信你說的話,我寧願把它想成是你想記住我。因為小梅擁有36D的傲人身材,而那天她穿的衣服沒用多少布料。



在聯誼之後,你留下了你的宿舍分機號碼給我,你說你是個只會宅在宿舍裡上網打B的無聊份子,所以電腦如果發了脾氣出了問題可以請你去修,我接過那張寫著你名字跟分機號碼的小紙條,收進我的皮包裡。當我正想禮尚往來地把手伸進我的包包裡拿出紙筆的時候,小梅已經站在你旁邊,拿給你一張大紙條,『這是我的自我介紹,上面有我的分機號碼跟call機號碼,還有我的課表,沒課的時候,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吧。』她說。



看著她的眼神,我想,那天的聯誼,你給了她很好的印象;而且我也看得出來,她對你的好感其實是很強烈的。



你知道嗎?你那張清秀卻又調皮的臉上,總是帶著微笑卻又有點狡猾的笑容裡,其實會帶給人一種壞壞的感覺,再加上你的反應很快,又很聰明,所以你總是能讓女孩子卸下心防不由自主地想靠近你。小梅就是這麼一個明顯的例子吧。她美麗大方又有主見,聰穎伶俐而且身材姣美,對她來說,既然你是個有莫名吸引力的男孩子,她的主動自然地會多過你的被動。



我知道自己的條件沒有小梅好,自己的個性也沒有小梅的活潑,所以我放下了已經握好的紙筆,看著你對你點點頭。在那當下,我竟然感覺到一點落寞。



小梅對你的一輪猛攻,身為她的室友的我,每天都看在眼裡。她總是主動地撥分機跟你聊天,就算她手邊有一堆教授交付的報告都已經延宕了,她寧願跟你多說一分鐘的話,也不想把那一分鐘花在報告上。



然後,情人節到了。很巧的,小梅的電腦比我的還要早耍個性,比我還要了解你的她毫不遲疑地打電話請你來幫忙修,而你的速度好快,十分鐘之內就趕到了。



電腦修好之後,小梅很熱情地要請你吃飯作為謝禮。你看了我一眼,邀我一起去,你真是傻傻的,為什麼會覺得我會答應去當個電燈泡呢?我搖搖頭笑著說不,然後我在小梅的笑容裡找到了一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宿舍的長廊盡頭是你跟她有說有笑的背影,當時我只能說自己傻,為什麼會笨笨地站在那兒目送你們離開,換來一種比沒有跟你交換分機號碼更深的落寞感呢?



我知道那天小梅對你告白了,只是她回到宿舍之後的表情明顯地告訴我,你並沒有答應她。



『怎麼了呢?』我拍著小梅的肩膀問著。

『他或許不太喜歡太主動的女孩子吧。』小梅這麼回答我。

『他說了什麼呢?』

『他說,他覺得我跟他不適合,而且他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了。』



像是你習慣性對著我眨右眼一樣,這句話讓我的心跳多跳了幾拍。我在小梅的眼神裡看見了我曾經有過的落寞,但我卻替自己鬆了一口氣。這樣的我很壞呢,我真的覺得很壞。



因為在那當下,我偷偷地偷偷地希望,你喜歡的那個幸運的女孩子就是我。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