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弄咖啡館 (29)
hiyawu | 31 October, 2007 19:20

「為什麼?」我問。這時的我依然坐在床上,用手機再打回家裡,外婆接了起來。

『肝炎。猛爆性肝炎。』外婆說。

「什麼時候的事?」

『前三天。』

「為什麼那時不跟我說?」

『沒有人敢跟你說啊。』說著說著,外婆哭了起來。





我把還欠教授的幾份報告在幾天之內做完,還跑去找體育老師補考我的體育。一開

始體育老師賞了我兩碗閉門羹,但我在他的辦公室外面留言:「老師,我是關閔綠

,很抱歉,沒有在您規定的那天早上七點來考試是我的錯,只是我媽前幾天過世了

,我必須回家奔喪,如果可以,老師能給個機會讓我補考嗎?這事請老師決定,您

決定如何,我都不會有怨言。謝謝老師。」


那天晚上室友就說老師來寢室找過我,要我隔天早上六點去跑操場十圈,他會在那

裡等我。


我拿著假單,到班導師的研究室想請他簽名。大概等了十多分鐘,老師從走廊那一

頭走了過來,時間是早上九點。


「老師早。」我向老師點了點頭。

「這麼早啊?關閔綠,第一節課上完了?」老師笑著說。

「不,我是來請假的。」我說。


班導師接過我的假單,看了一看,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要節哀,有沒有什麼

老師幫得上忙的?」他說,我只是搖搖頭。


他看了看我,似乎試圖從我的眼睛或表情當中尋找一點傷慟。過了一會兒,班導師

又說:「跟一般失去親人的人相比,你似乎冷靜了點。」


說完,老師轉頭走進研究室,我也跟了進去。


「老師想說什麼?」我看著老師的眼睛問。

「喔不!」他揮了揮手,「我沒別的意思,請你不要誤會,只是在你的臉上看不見

哀慟的表情,我擔心你是不是太壓抑失去親人的痛苦。」說完,老師轉頭走向他的

飲水機。


「要喝杯水嗎?」老師轉頭看著我,手上拿著一個空的紙杯。

「謝謝老師,不用了。」


老師點點頭,在假單上簽了名,然後要我回家搭車,小心安全。


我在宿舍的走廊上遇見同學,請他幫我把假單交給班代,他看見假單上面喪假兩個

字,「怎麼了?」他問。


「我媽.....」我說。

「啊....不會吧......你......你還好嗎?」

「嗯。」我點點頭。

「要去搭車嗎?我載你去。」

「不用了,我想自己一個人去。」我說。


到車站之後,我打電話給阿智,他應該是早上沒課,所以還在睡覺。我告訴他我媽

過世的消息,他的聲音從恍惚立刻變成清醒,「喂!你撐著點啊?」他很擔心的說

著。


「阿智,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胸口悶悶的,頭漲漲的,有一種想吐想吐的感覺,

沒什麼食慾,昨天中午到現在都沒吃東西,也不覺得餓,我知道媽媽已經死了,我

將永遠沒辦法再見到她,這種這麼絕對的離別,我卻哭不出來。」

「我的天啊!」阿智擔心的語氣更明顯,「你撐著點,我馬上去搭車,你回到家別

亂跑,我會去你家找你。」

「不不!」我趕緊制止他,「你不要來找我,我向你保證我不會有事,我只是想問

你,如果是你,你哭得出來嗎?」


阿智給我的答案是,他不知道如果智媽走了的話,他會怎麼樣。不過他說,他爺爺

去世的時候,他只花了兩秒就哭到滿臉都是眼淚了。


「那我大概是個沒心沒肝,無情無義的人吧。」我說。

「你別胡說,你現在只是還沒完全接受這個事實而已。你的心裡還在跟這個事實對

抗。」阿智說。


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說服阿智不要翹課回家來找我,他要我無論如何保證自己

不會有事,我一直說好,一直說好,直到手機的電去了兩格。



整場法事,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心不在焉,走來走去,別人說什麼我做什

麼。外婆的眼淚不停的掉,我不停的遞面紙給她。


我看著媽媽的遺像,越看胸口越悶,頭越來越痛,而且肚子裡好像有人在用力揉捏

一樣的痛,法事當中,我兩度離開跑到廁所去吐,卻吐不出東西來。


當我回到法事場地時,我看見一個男人,他跪在我本來跪的位置,摟著外婆,臉頰

掛了兩行淚。

外婆看見我站在她後面,把我拉到她的另一邊,『這是你爸爸』,她指著那個男人

說。


我看了那個“爸爸”一眼,一句話都沒有說。


李心蕊在這一天回電話了,但因為正在做法事,我沒把手機帶在身上,而是放在我

的袋子裡。等到法事結束,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時間已經很晚很晚了。


我拿起手機來看,一共有十一封訊息,兩通未接來電,我只是看著手機發愣,也沒

有看那十一封訊息寫了什麼。

我只是坐在椅子上,就只是坐著。



阿智這時候出現在我面前,「我真的不太放心。」他說。

「我不是好好的嗎?」我看著他說。

「這是應該的。」說著,他坐到我的旁邊來。


他看我正拿著手機,於是說「我打你的電話,你沒接,我想你可能沒辦法接電話,

所以就自己去搭車了,直接回來找你比較快。」

「不用上課啊?」

「管他那麼多。」

「真是翹課的好理由啊。」我看著他,哼笑了一聲。

「是啊,怕兄弟因為失去親人想不開,所以回家救人,這理由夠漂亮了。」他笑了

出來。



「有十一通簡訊耶,你怎麼不看?」阿智指著我的手機說。

「....我不太想看...」

「你知道是誰傳的?」

「我猜是李心蕊傳的。」

「為什麼這麼猜?」

「因為有兩通未接來電,一通是你,一通是她。」我說。

「要我幫你看嗎?」

「有看跟沒看有差別嗎?」我問。

「如果她傳來的是她的選擇,至少你知道答案了吧。」他說。



阿智這句話說服了我,畢竟這個答案等待很久了。

我按下了手機鍵,十一個訊息完完整整的攤開來。


『閔綠,三年了,跟你在一起很開心,你是個很好的男孩子。』

『其實高中的時候,是我先喜歡你的,如果你沒有寫那篇作文,我還真不知道怎麼

去向你表白。』

『在聽你唸作文的時候,我很開心,當你知道你喜歡的人也喜歡你的時候,那種感

覺真的很快樂。』

『你很體貼,很善良,當我看著你抱著叮噹要叫計程車送牠去獸醫院時,你知道我

有多感動嗎?』

『當我知道你為了不讓距離拆散我們,在高三的時候拼命的找工作時,你知道我有

多心疼嗎?』

『只是,事情總是與你所希望的相違背,我們還是分開了。三百六十公里。』

『這段距離好遠啊,你知道嗎?好遠啊。』

『或許是我太常感到寂寞吧,所以我需要陪伴,但你卻不在。』

『學長的出現,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對我很好,讓我情不自禁的喜歡上他。』

『閔綠,我沒有勇氣當面告訴你,只好傳簡訊跟你說。對不起,我不奢求你的原諒

,我只希望你也能過得好。』

『再見,閔綠。我答應你,你送的手機我會留著。而那隻折耳貓長大了,牠依然叫

小綠。』


看完了簡訊,我動也不動地坐在原地,阿智在我旁邊,他摟著我的肩膀,用力的,

似乎想傳給我一點勇氣。


那是我請喪假回到家的第十六個小時,那是媽媽去世的第七天,而我終於哭了出來

,彷彿已經失去一切。















- 待續 -















* 如果那隻貓不叫小綠,我或許就不會哭。*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