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弄咖啡館 (18)
hiyawu | 21 August, 2007 14:56

阿智在上大學之後第一次到高雄來找我,是在我們即將迎接大學生活的第一個寒假

時。

在那之前,我們時常利用BBS(電子佈告欄)聯絡。本來我選擇的BBS站是政大貓空,

阿智也在我註冊貓空站成功的五分鐘之後成為貓空的新站友,但是他不知道從哪裡

查到蔡心怡在台大BBS站註冊,於是他立刻就跳槽了。


坦白說,他跳槽了也無所謂,反正電腦的視窗可以同時開好幾個,他可以一邊上貓

空BBS跟我聊天,一邊連上台大去找蔡心怡。


網路的發明真是一項人類學上的偉大成就,它徹底地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訊息傳遞

速度,也改變了人類對新資訊的獲得方法。簡單地說,世界因為有網路而變得很小

,離我們一個太平洋遠的美國可以在幾分鐘之內收到我們寄過的訊息,而且一字不

差,正確無誤。


大量的資訊每天都在我們看不見的線路中被傳遞著,所以也就有大量的故事每天都

在發生著。


因為阿智活潑的個性,他班上的同學選他當公關,替全班男生謀福利是他最大的責

任。於是,他開始在網路上邀請其他系所或是其他學校的女孩子進行聯誼。不過,

他依然無法改掉自己跟女孩子說話就會智商變負的毛病。於是,直到上學期都已經

快過完了,他們班的聯誼次數還是掛零。


阿智邀人一起聯誼的經驗,坦白說,是從一次次的失敗中學習到的。


○○系女公關一號說:『你們有什麼出遊計劃嗎?』

阿智:「啊?不能只是到泡沫紅茶店喝喝紅茶嗎?」

○○系女公關一號:『我們自己去7-11買麥香紅茶就好,還費事跟你們聯誼幹嘛?





「喔?原來要有出遊計劃啊!」這是阿智心裡的OS,在該位女公關斷線之後想到的




所以第二次,他有比較進步了。

阿智:「我們的出遊計劃是當天早上東海大學散步,大家先認識一下,然後到梧棲

漁市吃海鮮,下午到高美濕地走一走,然後回到逢甲夜市吃晚餐。」

○○系女公關二號:『計劃很不錯耶,那請問你們大概有幾個男生要參加聯誼?』

阿智:「我們要看看妳們所有人的照片,確定妳們有幾個美女之後再決定。」

○○系女公關二號:「你找死嗎?」



「喔?原來就算只想約美女,也不能說出來啊?」這也是阿智心裡的OS,在該位女

公關把他加入黑名單之後。第二次的經驗告訴他,美女就跟幸福一樣,是不能強求

的。


所以,第三次,他又比第二次進步多了。

阿智:「我們的出遊計劃是早上在學校集合,先到豐原的公老坪走一走,大家認識

一下,中午在東勢鎮吃,下午進谷關做森林浴,風景好空氣佳,晚上再回到台中市

吃火鍋。」

中興大學○○系公關:『嗯,聽過你的出遊計劃,還蠻詳細的,不過,你們有大概

計算過費用嗎?』

阿智:「這倒是沒有,不過,應該不會花很多錢。」

中興大學○○系公關:『你確定不會很多錢嗎?那裡很遠耶。』

阿智:「遠?怎麼會遠?都在台中啊?」

中興大學○○系公關:『我們在台北耶....』

阿智:「....」



「喔?原來中興法商學院在台北啊。」這還是阿智心裡的OS,在該位女公關傳來『

哈哈哈』三個字之後。第三次的經驗告訴他,他要先確定聯誼學校的位置。



所以,第四次,他又比第三次進步多了。

阿智:「請問,你們學校在台中吧?」

○○大學○○系公關:「是的。」

阿智:「那太好了。我先跟你報告一下這次的出遊計劃。」

○○大學○○系公關:「出遊計劃?」

阿智:「是的,我們決定這次簡單一點,也不會跑太遠,就到大坑山區烤肉就好,

大家玩得意猶未盡的話,晚上可以一起去KTV。請問,妳們大概會有幾個人呢?」

○○大學○○系公關:「....我們大概有十五個。」

阿智:「哎呀!太好了!我們也是十五個人。」

○○大學○○系公關:「我們是十五個男生。」

阿智:「......」



因為連敗的次數太多,阿智就快要變成他們班的頭號公敵。他的公關職務在第五次

失敗之後就丟了,而這次失敗,他說是非戰之罪。


「我問了學校位置,也沒有要求一定要美女,還擬了一個最好玩的出遊計劃,而且

花費最少,聯誼效果最好。」在BBS上,阿智傳來這麼一個訊息。

「那是因為什麼而失敗呢?」我丟回一個訊息問。

「因為女方要求了一點....」

「要求什麼?」

「對方公關說她們的身高都很高,所以希望我們每個人至少都要有一百七十五公分

。」

「你們有同學沒一百七十五公分嗎?」

「當然有,不過,那不是重點。」

「那不然重點是什麼?」

「重點是,我只是開了個玩笑,說那我們可以希望妳們胸圍都是33C以上嗎?」


螢幕這一頭的我再一次笑翻,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那對方怎麼回應?」我說。

「【對方已經不在線上】←我的螢幕上出現這一行字。」阿智說。我可以想像他在

螢幕那一頭的表情。



不過,我剛才說,大量的資訊每天都在我們看不見的線路中被傳遞著,所以也就有

大量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著。也所以阿智發生了一個故事,他說是他第一次網戀,

有一種滿滿的好奇感與神秘的情愫在心裡不停地萌芽著,不停地萌芽著。


阿智交了一個網友,是個女孩子(廢話)。在高雄唸大學,跟我們一樣是大一新生,

他們兩個人時常通信,在網路上也偶爾會丟訊息。有一天這個女孩子突然約他見面

,讓他心裡小鹿亂撞,緊張的要死。


「那芽都已經長成大樹了。」阿智說。

「砍了不就好了。」

「砍你媽個B!」他罵了我一句,「別說風涼話了,你說我該怎麼辦?」在電話那頭

,他有點不知所措的語氣說。

「沒怎麼辦,看你要不要去見啊。」

「我很想見啊,」他說,「可是我不能對不起蔡心怡啊。」

「你跟蔡心怡在一起了?」我驚訝地說著。

「沒啊。」他咕噥著,「我只是覺得我不能在喜歡她的同時又去跟別的女孩子見面

。」

「這是個很正確的觀念。」電話這頭的我,點了點頭。

「所以我要你跟我去。」他說。



然後他跟我約了時間,在寒假來臨前的某一天,他來到了高雄。

要跟阿智見面的前一天,李心蕊打電話到宿舍給我,她說她有點不能適應台北的生

活。『都沒有同學在這裡,我覺得我很孤單。』她說。


「別這麼想,妳一點都不孤單,妳還有我啊。」我說。

『可是你好遠啊。』

「不過,我常常上台北去陪妳啊。」我把身體靠在桌子上,用安慰的語氣說著。


沒錯,我確實常常上台北去陪她。我大部份的零用錢都花在台北跟高雄來回的車錢

上面。而且因為住飯店對我來說是一項更大的負擔,再加上她的女生宿舍有門禁,

於是通常都是我陪她到宿舍門禁時間到,我才一個人再去搭夜車回高雄。


『閔綠,有時候,我真的好想你啊。』很難得的,她會這麼直接地表達情感。

「嗯,我也很想妳啊。」

『你知道嗎?我已經想你想到快忘記你的樣子了。』

「怎麼會有這種想?」我笑了出來,以為她是在說笑的。

『真的,』她呼吸了幾口氣,『我真的想你想到快忘記你的樣子了,你現在在我的

腦海中,只剩下比較熟悉的側臉。』

「熟悉的側臉?」

『嗯,我時常看著你的側臉發呆。有時是你騎車載我的時候,有時是你牽我的手陪

我散步的時候,有時是你在吃東西的時候,或是你正在專注地看著某見事物的時候

。』

「為什麼注意我的側臉?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沒有吧,』她不確定地說著,『我只是習慣看你的側臉而已。』她說。

「那,我的側臉好看嗎?」

『坦白說....』她又呼吸了幾口氣,頓了好一下子,然後才說,『還不錯啦。』


「只是還不錯?」我有些失望地說。

『你不是帥哥,別太自戀了。』


安靜了幾秒鐘之後,我的電腦螢幕下方在閃動,阿智丟了一個訊息告訴我明天見。

我回應了OK之後,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凌晨兩點,我向李心蕊說了聲晚安,準備

上床去睡覺。


『閔綠....』在我掛電話之前,她叫住我。

「嗯?」

『你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愛你嗎?』

「啊....」我先是一愣,「嗯....記得。」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著。

『那你想說給我聽嗎?』

「這....我宿舍裡室友都在,不方便啦....」我壓低了聲音說。

『那你什麼時候要說?』

「我一定會說,而且這個讓我主動說出來才比較OK吧?」


她似乎得到了一個還可以接受的答案,用輕鬆的語氣跟我說了聲晚安,然後掛上電

話。


隔天阿智還不到中午就到了高雄,我帶著惺忪的兩顆眼睛去火車站載他。

下午一點,他跟他的網友之約,就約在火車站前的麥當勞門口,他跟她所約定好的

穿著是女生穿短裙,阿智則戴上一副太陽眼鏡。


「這樣就能確保不會認錯人。」阿智說。



當我們站在馬路的對面等待對方出現的時候,一位身穿短裙,長髮飄飄,完全符合

條件的女孩子出現的時候,阿智突然抓住我說:「幹!我好緊張啊!」


不過,當我們走過去準備認人的時候,阿智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馬上把他的太

陽眼鏡摘下來,然後戴在我臉上.......
















- 待續 -















      * 交網友要小心,不過交朋友更要小心。*





創作者介紹

◤永遠の回憶◢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